山中一条鱼

【千百】一次意外

看剧情的时候,看到百不能唱歌那一段,就有点蠢蠢欲动,想说如果百真的被人下药失声了,千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于是就写了这么个没头没尾的东西

文笔很差,平铺直叙的,承蒙阅读,不要揍我OAQ

momo真的,超~~可爱!爱娜娜情商天花板!

文中所有加粗的字都是momo写下来的

ooc那是必须的,有关色气那段是我瞎扯的

那么,请





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寒风瑟瑟如刀子,刮得人脸生疼。医院里中的寒气更甚,丝丝缕缕地钻进人的衣袖里,叫人忍不住地打颤。然而这都比不过对面那位前辈的视线万分之一冰冷,二阶堂大和吞了口口水,把自己死死地贴在墙壁上,企图让自己离千远一点。


熬了一会儿,他还是哆哆嗦嗦地开口,“那个……千桑……知道我上次是在演戏对吧?我不可能真的下药害百桑的!”


千的目光仿佛毒蛇一样盯着可怜的后辈,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点头,“我知道。”


知道为什么还要这样瞪着我啊!


大和的内心默默地咆哮着,千的容貌端丽无双,体格也只能被称为之纤细,怎么看都不是有杀伤力的人,然而他阴沉下来的样子莫名让人感到害怕,压迫感十足。


“百桑怎么样了!”


得知消息的T3也赶来了,千闻声后慢慢地转过头,眯起眼睛盯着八乙女乐。


乐的身体一僵,后脊梁骨立刻蹿上一股冷气,他猛地顿住脚步,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终于从盯人的视线中逃脱的大和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内心又忍不住同情,同病相怜啊八乙女桑……


“怎、怎么了?”千的脸色怎么都算不上友好,乐开始回想自己最近有做过什么得罪过他的事情。


和泉一织叹了口气,“百桑的饮料里好像被人下了药,目前还不能确定是什么,但是百桑好像不能说话了。”


“““哎?!”””


这回不仅仅是千,连同队的两人都把责备的目光投向了乐。


九条天:“乌鸦嘴。”


十龙之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乐:“怪我?!!!”


千收回视线,一动不动地盯着医院的地面,过了一会儿深深地弯下了腰,将脸埋进了双手中。


不能怪乐,也不能怪大和,不能怪任何人,后辈们没有任何错,但是克制不住,不安的想法就像凝结成了实体压在千的背上,让他不能动弹。


千的脑中思绪万分,各种各样的念头不顾自己的意愿一个一个跳出来:百要是以后都不能唱歌说话了怎么办?他会离开我吗?会的,他一直觉得自己拖了后腿,如果他不能唱歌了更加不愿意留在自己身边。我要怎么样才能留住他,果然还是变成家人才能永远在一起吧?结拜成为兄弟?结婚?结婚吧,结婚比较稳定一点。要不要再领养个孩子?有孩子比较好,百喜欢孩子,又有责任感,有孩子的话肯定不会轻易离开……


诊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惊动了在走廊里等待的人,百精神百倍地跳了出来,面上一副轻松的样子,让人一见先放了下一半的心。


但是千没有,他一个箭步蹿上前,用力按住了百的双肩。


“百,男孩和女孩你比较喜欢哪一个?”


I7&T3:“……”


百:“??”


后辈们开始苦思冥想前辈的脑回路。


不仅后辈们一头雾水,百也是一脸懵逼,但是秉持了无论千说什么都要好好回应的习惯,他接过和泉三月递过来的白板和笔,刷刷刷地写了起来。


无论男孩女孩小百都会喜欢哦!只要是个健康又活力满满的孩子就好了!


千松了一口气,微笑了起来,“那真是太好了,活力满满嘛……比较像百呢,我也喜欢像百一样的孩子哦。”


百带着一脸问号看着千,迟疑地想: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似乎是好事情……?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千的老搭档万理,他神奇地理解了这位音乐天才诡异的脑回路,走过来在他的后脑“啪”的拍了一下。


“好了,千不要闹了。”万理扭过头,和颜悦色地对百说,“百也是,不可以这样惯着他哦。对了,情况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摄入量不大,问题不严重。”医生跟在后面走出来,“暂时无法发声,不要勉强自己说话,按时吃药,三五天以后毒素会被代谢掉就没问题了。”


所有人闻言都松了一口气,冈崎总算放开了自己捂在胃上的手,擦了擦冷汗,转而双手叉腰开始教训百,“百君!我明明说过不要拿到什么东西都喝!更何况你拿到那瓶饮料都被人扭开过了,还特意放在你的桌子上!你能不能有点警惕心!”


百立刻双手合十,开始讨饶。


他微微睁大双眼,带着一点点讨好的笑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对不起,我错了,饶了我吧,再也不会啦”的气息,像一只离家出走以后被雨淋湿又跑回来的小动物,可怜兮兮地对着你摇尾巴,让人不忍继续责怪。


“你就不能——!”增长的怒气撞上了这示弱的眼神,就像一个气球被放了气,噗得一下就没了。冈崎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


千从后面抱住百,双手交叠在百的腹部,把头埋在他的肩窝里来回蹭了蹭,“百……”


百侧了侧头,用眼角去看千。哦哦,撒娇吗?肯定吓到他了!


百安抚地拍了拍千的手,刚想写字,就听到千的低喃,“幸好可以恢复……百,这个世界怎么能没有百的声音呢?没有百的声音的世界没有存在的意义,应该被毁灭掉……”


一阵寒风吹过,众人一阵哆嗦。


百则喜滋滋地拿起笔写了起来,然后把板子递过去。


万理也凑了过去,念了出来,“千,超帅的!以前万桑不见了还只是独自消沉,现在已经可以毁灭世界了哦!进步超大的!小百好开心!……这不行哦百,不是说过不可以这样惯着他了吗?”


天:“不要鼓励他!”


不过千才不管呢,他把百转了圈,让他面对着自己,握住了他的双肩,一双眼睛温柔又深情,同时用自己独有的,低柔的声音说道,“百,住到我家来吧?”


哎??


百的表情肉眼可见的犹豫了起来,不能说话的话两人住一起不是更加不方便吗?沟通很困难咧……


千低下头,把自己俊美的脸凑到百的面前,哄劝道,“来吧,我会买超高级的牛肉给你吃,还买了最新的游戏可以和你一起玩,晚上我们还能睡在一起。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睡了呢,你不怀念吗?”


啊啊啊啊啊啊,千超级帅的啊!!


百双手捧着自己通红的脸颊,双眼几乎能冒出小星星,脑子里只有千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全然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当下便答应了。


众人:无耻……




百经常到千家里去做客,对千的家非常熟悉。一进家门他就开开心心地扑到了客厅的大沙发上,扭来扭去假装自己是条毛毛虫。


千把外套挂好,一边开空调一边说,“今天晚上烧牛肉寿喜锅吧?”


百“唰”一下从沙发上坐起,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高高举起双臂,无声地欢呼着。


好耶,牛肉寿喜锅!


千笑着揉了揉百的头,转身进厨房开始准备食材。


百打开电视机,调到了一个搞笑节目,主持人絮絮叨叨的声音立刻填满了空间,但是他并没有在看,而是时刻关注着一墙之隔的千。


千转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开始切配,但是却无法定下心来,他就像是患了依存症的患者,看不到百就非常焦虑。他再一次假装去冰箱拿东西,路过厨房门口的时候看了看沙发上的百,心下稍安。


客厅的电视机里传来搞笑艺人的声音,但是没有百的声音,没有他爽朗的笑声,没有他叫自己的名字的声音,没有他撒娇,没有他吐槽,什么都没有。他还在自己的客厅吗?会不会已经走了?但是没有听到开关门的声音……等等他把电视机的声音开那么大是不是为了掩盖?


千再次烦躁起来,他放下菜刀,不由自主地走到厨房门口,张望了一下沙发。


百不在沙发上!


千顿时慌张了起来,他急急忙忙就要往外走,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旁边扑了过来,将他扑了个满怀。


千吓了一跳,尖叫出声,“哇——!!”


百闯进了千的怀里,坏笑着抬起头,一脸“吓到了没有”的恶作剧表情,得意洋洋地看着千。


千的心怦怦狂跳不已,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百看到千久久没有回应,便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心口,发现他心跳快得异常,又伸手担忧地摸了摸千的脸颊。


哎呀呀……是不是吓傻了……?


“百……”千大喘一口气,哭笑不得地拉下了对方的手,“我没事,但是不要这样吓唬我。”


百一副恶作剧得逞的样子,耀武扬威的在千的怀里撒了个娇,又乐颠颠地跟在千的屁股后面进了厨房。


千再一次拍掉百摸向黄瓜片的手,“百,你再这样吃下去,还没到吃晚饭食材就要被你吃光了哦。”


百笑嘻嘻地举起双手表示知道了,毛到厨房角落里又不知道偷吃什么零食去了。


“百!不可以再吃零食了!”


俩人打打闹闹准备完了晚饭,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完了晚饭,又挤在一起洗了碗。


除了洗澡以外,百一直有意无意地黏在千的身边,尽量不离开他的视线。


我可真是没用啊,千侧卧在床上,看着正撅着屁股翻找橱柜的百,默默地想。


百正在找属于自己的那一床被子。


其实家里有一个专门给百空出来的房间,但是今天的千好像特别不安,百决定和千赖在一张床上睡觉。


被子,被子……啊,在这里。


“百。”身后千在叫他,百转过身,看见千掀开了被子的一个角,拍了拍空余的床,“不要找被子了,过来。”


Kya啊!今天要和千睡在一个被子里嘛!


百“啪”得一下捂住自己羞红的脸,但是红通通的耳朵尖依然露在外面。


“事到如今了还在害羞什么呢。”千笑了起来,他半支起身体,“过来,天那么冷,我们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


不要说得那么容易让人误会嘛!


早年二人还未成名,日子过得比较清苦,冬天里想要暖气是基本不可能的。那个时候的百又要打工赚钱,又要练习舞蹈唱歌,每天都忙到非常晚。冬天的深夜寒冷刺骨,那个时候的千总是在百回家之前把被窝捂热,好让百一回来就有热被窝。晚归的百因为寒冷和疲惫,倒没有想那么多,洗完热水澡赶紧钻进被窝,模模糊糊地说上一句晚安就蜷着身体睡过去。


有的时候千会环过百的腰,摸摸他的小肚皮,不出意外地每次都能觉得他又瘦了一点。


这么多年来,百是第一个让他有“我想照顾他”的念头的人。


千真的好绅士哦……小百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磨蹭了一会儿,抵不过对方的眼神,百红着脸爬上了床,把自己的手手脚脚都伸直,肢体僵硬地躺平。


“怎么了?”千的体温捂热了被子,声音就在耳边,呼吸都快要喷到自己额头上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再凑过来了,小百要爆炸了啊!!


千伸出手按在百的后脑勺,手指穿过他蓬松柔软的头发,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头皮,将他的头按向自己的胸膛,另一只手拦过他的肩膀,把百半抱在怀里。


百僵着身体任由千调整着自己的姿势,瞪大双眼看着眼前从领口处漏出来的雪白肌肤,大气不敢喘一口。


太、太刺激了……


终于把对方抱在怀里,似乎是确认百跑不掉了,千悬了一天的心终于稍稍安定下来。“百……你害怕吗?”


唔?


百迟疑了一下,今天一整天千都很紧张,一副很担心的样子啊……我一定要安抚一下他。


百摇了摇头。


“但是我很害怕。”千把下巴搁在百的头顶,“我害怕极了。”


千……


百伸出手环抱住千,拍了拍他的后背。


“不是怕你再也无法唱歌,我害怕的是你会离开我。”千用力抱了抱百,“害怕得要命。”


百愣了一下,他抬起头,撞进了千的眼瞳里,那温柔又担忧的眼神像海浪一样,几乎要将他淹没了。


“无论百是不能再唱歌了,还是被毁容了,或者瘫痪在床上一动不动,百也不可以离开我,知道吗?”千低下头,用额头顶住他的额头,“我会养活你,一辈子都会。所以向我发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会离开我。”


“不要再让我失去一次搭档了。”


百的心头一片柔软,鼻头有些酸涩,桃红色的双眸中泛起水雾,波光粼粼,几乎要落下泪来。


“答应我吧,答应我好不好,嗯?”


百终于还是难受地落下泪来,他让千如此不安,让千低声下气地来央求自己,这太过分了。


他胡乱点着头,想抽出手来擦眼泪,不料千低下头,轻柔地吻走了他的泪珠。


“答应我了就一定要做到。”


最后,千吻了吻他的额头,把他深深地搂进怀里,“晚安。”




不能说话了,虽然不能参加唱歌拍摄和综艺的工作,但是杂志写真还是没有问题的。


一大早百先费劲巴拉地把千拉起来,他拼命摇动千的身体,掀开被子,往他的眼皮上吹气,挠他痒痒,无所不用其极,终于在冈崎来接他们前把千弄醒。


保姆车里,千把百背靠自己圈在两腿之间,环抱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肩窝里,模模糊糊地抱怨着,“在寒冷的冬天早上把人叫醒是最没有人性的。”


冈崎坦然接受,“没错我就是没有人性。”


百翻找出早上做的但是没有来得及吃的三明治,千那份中间夹了番茄生菜和太阳荷包蛋,趁着还有点热,快点吃掉啊!


他来回摇晃着身体,让千无法靠得很安稳,终于让他勉为其难地抬起头,改为把下巴戳在百的肩头。


哦!这样也没问题!


百赶紧把三明治递到千的嘴边。


快吃快吃,等一下千要超~~~级帅气地去拍照哦!


千缓慢地咀嚼着,慢条斯理地吞咽,“还要强迫生病的人去工作,最最没有人性。”


冈崎:“……先把你自己从病人身上撕下来怎么样?”


千又咬了一口三明治,“我不要紧,我和百是夫妻嘛。”


百乐滋滋地点头,把这个梗接了过来。


没错没错,darling就是爱撒娇嘛~


“百君,都说不要这么惯着他了……”




这次拍摄的主题是小恶魔和主教大人。


担任小恶魔的当然是百,超短的紧身小皮裤和小马甲,脑袋上带着象征恶魔的尖尖角,小皮裤后面有一条细长的黑三角尾巴,小马甲后面则是带了一对蝙蝠一样的小翅膀,再加上一些夸张的黑暗系的装饰品,百快速地完成了小恶魔的服装穿戴。


小恶魔的服装相对简单,穿好衣服后百就跑到外面去找化妆师,而千还在和自己繁复的主教礼服做斗争,他甚至无法一个人完成,两个工作人员绕着他转圈。


工作人员也知道百被人下毒后无法说话的事情,一时间很是义愤填膺。


化妆师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她一边为百打底,一边嘟囔着,“真是难以想象,百君明明是那么好的人,怎么有人忍心做这样的事情。太过分了!……啊,黑色的眼线比较好吧?”


总体的造型以黑红为主,红色稍微调整了一下,为了衬托百的眼睛,干脆选用了桃红色。


“就当是个小魅魔吧!”


摄影师很干脆地修改了设定。


于是年轻的化妆师又在百的眼睛下面画了一个桃色小爱心,她后退两步看了看整体造型,百冲着她wink了一下,瞬间被萌得捂嘴尖叫。


“百君最可爱了!”


谢谢,你也是哦!


正在说笑着,不远处的人群中有一些骚动,传来一阵惊呼声。


百把目光投向那儿,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簇拥着的人。一瞬间天地都失去了颜色,所有的声音都如同潮水般退走,百的世界里只能看到那个人,听见他呼唤自己的声音。


“百。”


百素来知道千的外貌有多么优秀,但是一眼见到他如此穿着依旧是晃了神。主教的服饰为了配合千的发色,以白银为主,白色长袍垂地,领口别黄金十字,外批一件银色披肩。千的长发披散下来,望向百的眉眼之间温柔如海。


圣洁,高贵,让人心生崇敬,无法直视。


“百。”千冲着百的方向伸出手,“到我这边来。”


百哒哒哒地跑到千的身边,在白板上写下几个大字,高高举起,将自己羞红的脸藏在后面。


Darling,实在是,太帅了>///<


千微笑起来,“嗯,我知道哦。”他打量了一下百的穿着,“百也是,非常可爱。”


啊啊啊啊啊!千真的超级绅士啦!


千发现摄影师已经抬起镜头,知道他正在两人之间找感觉,于是入戏起来,他捏住百的下巴,迫使他微微抬头,“这是哪里来的小恶魔,敢在主教面前放肆?”


百立刻入戏地配合。


如果是千大人的话,我愿意抛弃撒旦,信奉您。


“哦?你愿意信仰上帝?”


不,不是。百摇了摇头。


我不信上帝,信您。




拍摄非常顺利。


当然了,两位前辈级别的偶像在这种工作中一向非常顺利,但是今天两人之间气氛格外好,可能是千少有的黏黏糊糊,百一如既往的接纳回应,使得这二人真的就像是新婚夫妻一样,无论是默契还是互动都非常棒,让人觉得仅仅是静态的照片不太够,恨不得能为此拍一支MV。


摄影师非常喜欢百的恶魔造型,认为他有一种孩童般纯真的恶意,天真纯粹。他给百拍了好几张单人照,又跑去电脑前看成片,想了想,说道,“百君既然是魅魔的话,能不能给我一个魅惑的表情。”


百正在阻止千摸自己的角玩,闻言转过头来,脑门上跳出了几乎肉眼可见的小问号。


魅惑?怎么算魅惑?


“就是那种,勾引人堕落的感觉。”


百灵光一闪,右手握拳往左手掌心一敲:啊啊……色气的表情!


嗯……这一般是千的工作呢,小百做不太来……


百冲着千竖起白板,请darling指导小百做色气的表情!


千笑了起来,“百,不太擅长做这个吧?百一直是小太阳一样爽朗的人哦。”


被夸奖了超开心!但是不行,是工作哦!


百把白板往前递了递,表达了自己坚定学习的信心。


“好吧,”千抽走挡在两人中间的白板,“听着,色气的表情呢,如果刻意做就会很低俗很刻板,非常不自然。”


哦哦,竟然是很正经的讲解呢。


“所以这个需要多多的练习,同时融合自身的特点。比如我,百觉得我色气,但是又具有压迫感,但是龙就没有压迫感,他的更加狂放,有一种野性的感觉。这都是多次尝试后,我们找到的最适合自己的表现方式。”


听起来就好了不起啊……


“那么,百因为是新手,所以一般我建议百想象一个场景来辅助自己完成。”千压低声音,有意识地诱导百,“想象一下你现在是个魅魔,你潜入了大教堂的某个房间,窗外月光明亮,你透过窗户能看见房间里的床铺,床上躺着,”他微微一笑,“我。”


“我是这个国家最富盛名的主教,年轻英俊,心性坚定,虔诚地信奉着上帝,你想要我堕落,你想看到我的灵魂坠入深渊,你会用什么方法呢?”


百想了想,绞尽脑汁地想,实在无法想象自己要勾引千坠入深渊。


他抬起头,桃红色的双眸看起来无辜又迷茫,嘴巴微微嘟着,脸颊都鼓了起来,似乎有些不满:小百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


连眼角的小爱心看起来都可爱极了。


千沉默了一下,猛地按住百的后脑勺,把他的脸按进自己的胸膛。


“冈崎,我能暂时翘班吗?”


冈崎:不要闹了——!


最后百提议,虽然魅惑的表情做不出来,但是臣服的完全OK!


他拉着千坐在道具椅上,自己则单膝跪下,脱下千的鞋袜,捧起他的裸足。


“等……百!这也太——!”


千挣扎起来想要把脚抽走,他不太喜欢看到百在自己面前伏低做小的样子。不过百捏了捏他的脚踝,冲着他露出安抚的微笑,滚烫的掌心直接贴着千的皮肤,温度从脚底一路往上熨帖着他的骨肉,立刻就让千安静了下来。


摄影师举着相机取景,“千君把长袍撩开,露出小腿……好的,百君一只手托着脚底,一只手沿着小腿摸上去……很好,百君把脸贴上去,然后微微眯起眼,看向镜头……漂亮!”


千的脚很好看,细长的脚趾就像面粉团一样柔软,百忍不住捏住一个揉了揉,成功把千逗笑了。


他把脚从百的掌中抽出来,轻轻抵在百的胸前,曲起脚趾挠了挠。


“不要胡闹。”


百无声地笑起来,闪躲着千伸过来的脚,一会儿又捉住,给千穿鞋袜。


在场的工作人员忽然有种被闪瞎眼的错觉。


是夫妻吧……果然是夫妻呢……




完成了拍摄工作,这几天就闲下来了。


千打算这几天都和百赖在家里不出门,好好享受一下难得的假期。于是决定在今天前去大采购,买完接下来三天的食材。


俩人乔装打扮好,在大型超市里逛了起来。


很快,百发现千只拿蔬菜,并没有拿肉类。他拉扯住千的袖子,往冷冻柜拽了拽。


千慢慢地扭过头,露出了一个坏心眼的笑容。


“不买肉类。”


百:??


“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肉吃,百要和我一起吃素。”


百露出了天打五雷轰的表情,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如果能发出声音的话,说不定还能尖叫起来:为什么——!!


“因为百没有保护好自己,所以这是鞭子。顺带一提,昨天的是糖。”


百瞠目结舌,那鞭子也太多了!


千又往购物车里丢了一颗西蓝花,“多吃蔬菜,补充维生素才能身体健康哦。”


百:宅在家里的人有资格说我?


于是俩人开始在公众场合拉拉扯扯,影响极为恶劣。最终,在百差一点就哭出来的情况下,千勉为其难地买了一块三文鱼。


百捧着来之不易的三文鱼,热泪盈眶:接下来的几天全靠你了啊!


于是,当天晚上,百吃了凉拌莴笋丝,蔬菜色拉,蚝油西蓝花和手指头大小的一块三文鱼。


百吃得生无可恋,觉得自己的身上泛着莹莹绿光。他以不洗碗作为抵抗,气冲冲地跑去洗澡了。


然而千并不在意这点小脾气,甚至觉得颇为可爱,哼着歌端着盘子去厨房了。


洗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响了,千探头看来一眼,发现来电的是冈崎,于是擦干净手把电话接了起来。


“冈崎?”


电话那边有些杂音,他们的经纪人似乎在外面。


“喂喂?千君?百君在你身边吗?”


千皱了皱眉,“不在,他去洗澡了。”


“是这样。”冈崎咳嗽了一声,压低了声音,“那个给百君下毒的人抓到了。”


“哦?”千直觉事情还有后续,“他说原因了吗?”


“事实上,他是自首的。”冈崎离开吵闹的警署大厅,转到了角落里,“他原本想下毒的对象不是百君,而是你啊!”


千一愣。


“他似乎是个百君的狂热粉丝,认为千君限制了他的发展,所以打算下毒,然而下毒的水瓶放错了桌子,这才被百君误食了。”


“今天他发现你们的行程发生了变更,以为自己的行动成功了,没想到尾随你们到拍摄现场发现不能说话的是百君,内心无比悔恨,这才来自首的。”


千的手脚一片冰凉,他拿下手机捂住话筒,看了看浴室的方向——冲水的声音还在,百还在洗澡。


他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低声问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目前只有我和办案人员。”


“好。”千在寒冷的冬风中慢慢呼出一口气,“听着,这件事到此为止。如果让我知道任何人,任何一个人把相关的信息泄露给百,我就把他的舌头拔下来逼他咽下去。”


冈崎被吓了一跳,“哎?不打算告诉百吗?”


“你疯了吗?”千冷声道,“如果让百知道他的粉丝想要伤害我,你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吗?”


千烦躁地在阳台走了两圈,“这件事绝对,绝对不能让百知道。你以为他狂犬的绰号是怎么来的,你根本就没见过他动手的样子!”


冈崎被吓得大气不敢出,他做R2的经纪人这么多年,的确没有见过百君动手,但也从没见过千君发过那么大的火。


“我刚刚说的话记住了吗?”


冈崎吞了一口口水,“记、记住了。”


“我发誓我会做到的,冈崎。”千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冰冷的像刀子剐蹭着冈崎的耳膜。


身后传来脚步声,应该是百洗完澡了,千立刻挂断电话。


那么冷的天在外面做什么?


百举着白板,湿漉漉的头发还没擦干,水珠沿着发尾滴下来,弄湿了他的睡衣领口。


千走进屋子,“没什么,打了个电话。”


不能让小百知道吗?


千笑了起来,“没有的事。只是因为百在洗澡前又偷吃了两口零食,所以作为惩罚,要瞒着你讲电话。”


被发现了!


百有些愤愤不平,晚上只吃了两口草,还不让吃零食,还有事情瞒着自己!


他在白板上用力地写字作为质问:千,是不是不爱百了!


“没有没有,最爱百了哦。”


那,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呢?


白板后面,百的表情认真严肃,往日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睛沉沉地看着千。


“咳,并不是不能告诉你的事情。”千仿佛妥协了,说道,“是冈崎啦,明明你还生病,又想给你工作,所以我才跑去阳台上骂他呢。”


还把自己的通话记录给对方看,以示自己真的没有说谎。


百怀疑地眯起眼睛:可是,darling现在的表情,超级恐怖哦?


千僵硬的笑脸沉了下来,沉默的空气蔓延开来。过了一会儿,千双手抱胸,冷冷地说,“还不是因为你偷吃零食。”


百:???


百震惊了:可是!可是小百晚上都没有肉吃!


“我不是给你煮了个鸡蛋吗,在色拉里。”


那也算?!


千点点头,“那也算。因为是在惩罚百,所以一定要很严格。”


百含着一包泪,委屈地把白板举在胸前:对不起嘛……


千把白板抽走,拿了毛巾过来轻轻地给百擦头发,“知道错就行了,下次不可以再犯哦。还有,洗完澡头发要擦干,这么冷的天,小心明天头疼。”


毛巾下的百点了点头,同时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今天晚上的百主动窝进了千的被窝,用额头顶了顶千的胸膛。


告诉我嘛告诉我嘛!


千知道晚上那套说辞并不能说服百,只能扣着他的后脑勺,不让他动弹。


千的手指头贴着百的头皮,有技巧性地揉了起来,百被揉得无比舒服,眼睛都要闭起来了。


“睡吧。”黑暗的房间,身处温暖的被窝,最重要的人就在身边,迷人的音色在耳边缓缓响起,“什么都不用担心,百,安心地睡吧。”


可是……


“百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了。”千闭着眼睛,仿佛在喃喃低语,“我会保护你,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说到这里,千笑了一下,似乎有点害羞,“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无所畏惧。”


百借着夜色掩盖自己通红的脸。


千桑,太帅了啦!!!!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千桑那么优质的好男人啦!!!!


仿佛被千的言语安抚,百的睡意渐浓,二人相拥入眠,一夜无梦。




第二天不用工作的。


千做好了一觉睡到自然醒的准备,然而怀里暖烘烘的躯体仿佛一百万个不乐意。


百在千的怀里醒来,发现千不仅一手按在自己脑后,一手箍着自己的后背,甚至还搭了一条腿在自己的腰上,一副要把自己牢牢控制在怀里的样子。


哦,真是甜蜜的负担。


百煞有其事地点点头,然后开始扭动身体,像一条蜕皮的蛇一样把自己从千的怀里挤出来。


“嗯……再睡一会儿,百。”千闭着眼睛,把百拽回自己身边。


“睡着的千的脸也超~~级帅的~”


“嗯,我知道哦。”


“……”


“……”


千猛地瞪大双眼,和同样惊讶的百面面相觑。


“我、我的声音……”百摸着自己的脖子,不可置信。


“百!”千一下子翻身坐起来,紧张地盯着百。


“千,千!我能说话了!”百激动地叫起来,眼眶里甚至滚动着闪闪泪光。


“太好了!”千一把抱紧他,继而又松开,握着他的双肩,认真道,“叫我的名字。”


“千。”


“再叫一遍。”


“Darling!”


啊……这才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千抱着百倒回了被窝里,两人相视而笑。


“对不起呢,千。”百伸出手摸了摸千的脸,“这几天一定吓坏你了。”


千握住他的手摩挲着,“只要你能恢复,什么事情我都能做。”


“真的?!”


“真的。”


“那!小百今天想吃肉!”


“不行。”


“……”



<end>


后来:


陆:听说百桑恢复了,我们去探望吧!


冈崎:嗯……我觉得还是不要了吧……


乐:为什么?我们还想举办一个恭喜康复的聚会呢。


三月:哦!聚会!超棒的!


万:我也觉得还是不要了,至少暂时……


环:所以说到底为什么?


刚刚去探望过的冈崎:硬要说的话……少儿不宜?


未成年人们:???


大和:不、不至于吧?


万:不不不,冈崎桑的意思是……他们的状态比较少儿不宜,并不是指行为!


冈崎:万桑,很理解我嘛!


万:怎么说也是搭档过5年的人……他俩现在一定在腻腻歪歪吧……


冈崎:千君,一步也不愿意离开百君,还一直要他说话。


万:我懂……你辛苦了……


冈崎:甚至还赶我回家,还叫我暂时不要接工作OAQ


万:不要哭……


冈崎:我家的孩子们怎么都那么任性,啊,我的胃……


壮五:保重身体啊冈崎先生!


冈崎:总之,感谢大家了,聚会的事情……等到千君过了这一状态再说吧……


没想到他们腻歪的状态维持了相当久呢,可喜可贺^-^


以及,虽然非常腻歪,但是被人问起是否是情侣时,会清爽地否认呢。


最后,千的主教服饰大概就是八犬传中莉芳的衣服,大概长酱:



评论(10)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