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一条鱼

【刀剑乱舞加州清光中心】加州清光变小的一天

又名《鹤丸国永教你如何作死》

我终于对这个万恶的梗下手了,主要讲述了加州(并不需要长腿)清光变小了,然后流水账的一天。

并没有什么CP,如果你觉得是安清,那一定是错觉。

私设是这样的:付丧神先有意识,可以看到听到,然后再拥有人形,最后长成现在的样子。

小清光的个性是我瞎掰的!瞎掰的!瞎掰的!!ooc那全是我的锅,我的我的我的!

文笔还是这样白开水吧,流水账嘛,随便看看……请不要粉我……不要粉我……我不太产粮,粉了我让我的良心很过意不去……

那么请~







某日清晨,本丸的宁静被一声惨叫打破。


“啊啊啊啊啊啊————!!”


这日大和守安定起床了,却意外发现同房的加州清光还没起床,被窝还鼓起一块。


这可不常见,加州清光一般都会早起打扮自己,从未见过他赖床。


难得抓到了好友的漏,大和守安定坏笑着一把掀开被子,打算好好嘲笑一下对方。


“懒鬼你竟然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个赶到现场的是睡在隔壁屋的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


急性子的和泉守兼定一把拉开门,“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只见大和守安定贴着门板瘫坐在地,颤抖着指着榻榻米上的一床被窝,“加、加州清光他……”


稳重的堀川国广先扶起大和守安定,“请冷静一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和泉守兼定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掀开被子,“加州他怎么了!我看看……”


和泉守兼定仿佛被雷劈了一样,愣在当场。


堀川国广走过来,只见松软软的被窝里躺着一个小娃娃,套着明显不合身的浴衣,因为被人打搅了睡眠,正皱着可爱的小脸。


正是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变小了。




一期一振带着小孩子的衣服赶来救场。


不过,加州清光并不是变成了短刀那样的少年,而是更加年幼,应该说变成了一个幼童。


正是早年冲田总司带着他,他刚刚化形的模样。


歌仙兼定勤勤恳恳的现场改起了衣服,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确认了一下加州清光的本体刀并没有变成短刀,大和守安定则拉着加州清光的小胳膊小腿,紧张地问询着。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头痛不痛?难受吗?”


和青年版加州清光不同的是,小清光竟然是个安静又乖巧的孩子。


在场只有大和守安定熟悉这个时期的加州清光,他轻声安抚着小清光,将他仔细地裹在被子里。


“衣服改好了。”心灵手巧的歌仙兼定将改小的浴衣抖开来,展示给小清光看,“看,喜欢吗?”


一直没有合身的衣服,小清光披着被子,想到自己光溜溜的就非常不好意思。他雪白的小脸上飞上一抹薄红,羞涩地点了点头。


只要是孩子就忍不住好好关怀一下的一期一振带着慈爱的笑容看着小清光钻进被子里穿衣服,一边的大人们凑在一起小声讨论起来。


歌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和守:“我也不知道,早上起来就变成这样了。”


和泉守:“真稀奇啊,我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大和守:“他刚化形就是这样,那个时候冲田带着他到处乱跑。”


堀川:“无论怎么说,真可爱啊。”


众人:“恩……真可爱啊……”


小清光穿完衣服钻出来,红色的浴衣把他的肤色衬得雪白,像个可爱的瓷娃娃,围观的短刀们无一不发出了“嘤~~~~~~~~~~~~”的声音。


站在门口的烛台切光忠摸了摸下巴,对目前的状况做了一个简单的评估,接着开始指示短刀们,“无论怎么说,先把鹤丸国永抓住揍一顿。”


刚想走过来凑热闹的鹤丸:……啊?!!


本丸守则之一:出现任何无法解释的意外情况,先把鹤丸国永抓起来揍一顿。


鹤丸国永撒腿就跑,短刀们于是呼啦啦地追着鹤丸出去了,一路还能听见鹤丸苍白的辩解。“真的不是我!!真不是啊——!!”


大和守安定让小清光背靠自己坐在怀里,开始给他梳理一头还没有剪短过的长头发。


小清光轻声细语地,“安定,你怎么变那么大啦?”


大和守安庆苦笑着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当时小清光化形比他早一些,之后不久他也化形了,俩人一直吵吵闹闹地一起长大。他尝试着转移话题,“清光不要乱动哦,我给你梳头。”小清光的长发像黑色的绸缎,又软又滑,大和守安定把他的头发扎成一股小麻花。


没有得到大和守安定的回答,小清光竟然也没有执着于这个问题,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又问道,“冲田呢?冲田在哪里?”


大和守安定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小清光就低落地垂下头,轻轻问道,“他是不是不要我了?”


大和守安定仿佛被捶了一拳,胸口一闷。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将小清光转了个向抱到怀里,安抚道,“当然不是,冲田只是有事出门了而已。他怎么会不要你呢,他最喜欢你啦!”


“真的吗?”


“当然了。”


和泉守兼定等人从没见过这样的加州清光,惊得瞪大双眼,被大和守安定一个个瞪回去。


终于把小清光收拾得漂漂亮亮,大和守安定拍了拍自己有点麻的双腿,“清光你在这里等我哦,我去找个背篓。”


烛台切光忠:“背篓?”


大和守安定点点头,“今天我要出阵,找个背篓才能把清光背着走啊。”


一期一振:“背着……去战场吗……?”


大和守安定理所当然的,“当然,怎么了吗?”


众人:……


小狐丸用自己华丽的长发将小清光逗了过来,“你可以把他放在本丸啊,我们都会照顾他的。”


大和守安定露出了“你们在开什么玩笑”的表情。


烛台切光忠:“……有点伤人哦。”


小清光奋力向前一扑,终于抓到了小狐丸的长发,同时脚下一个踉跄,小狐丸赶紧张开双臂,顺势将小清光接了个满怀。


大和守安定露出犹豫的神情,“清光他的性格有点不一样……他小时候……有点自卑。”


加州清光出身并不高贵,自认并没有过人之处,再加上本身就极难上手,很难找到愿意使用自己的主人。起初化形的时候非常乖巧,为了能讨好使用自己的人,有的时候会委屈和勉强自己。


幸好冲田总司非常疼爱他,慢慢地改变他的性格。


一期一振了然地拍了拍大和守安定,“你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她的。”


大和守安定一百万个不放心,犹犹豫豫地看向和小狐丸打闹的小清光。


小清光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抬头看向他,“安定,怎么了?我给你添麻烦了吗?”


大和守安定一晃神,似乎看见了久远时光中晃晃悠悠的那个小身影。


那时他已经有意识了但还没有化形,小清光已经化形了,整日跟着冲田总司。他能看见那个小小身影穿着木屐,踉踉跄跄的跟在总司的身后。冲田想要抱着他走,小清光却总是很坚持自己走。


“我不能给冲田添麻烦。”


小清光久久地没有等到大和守安定的回复,从小狐丸的怀里跑到安定的脚边,拉了拉他的衣角。


“安定……?”


“啊,”大和守安定猛地回神,“不,抱歉,我走神了。”


他一把抱起小清光,蹭了蹭他的小脸蛋,“清光,我今天要出门战斗,这很危险,所以不能把你带在身边。你今天能不能待在这里?这边的所有人,他们都会照顾你的。”


小清光认认真真地点点头,“我会乖乖地,不给大家添麻烦。”


“好孩子。我会尽快回来的。”


小清光嘟起小嘴,在大和守安定的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口,“预祝您武运昌盛。”


这是在他们都年幼时,冲田教给他们的。每次出门打架小清光和小安定都要在冲田的脸上亲两下,但是俩人长大后就不再这样做了,为此冲田还失落了好久。


“哎呀给我也来一下!”同样今天出阵的和泉守兼定看着实在可爱,忍不住把脸也凑了过去。


被大和守安定恶狠狠地推开。


小清光小脸微红,眼睛里水漉漉的。


大和守安定:……我还是去找个背篓。


众人:别别别快出阵去吧。




鹤丸国永被一众小短刀们逼得只能缩在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上,委屈地简直能哭出来。


他蹲在树枝上,短刀们蹦蹦跳跳地围在树下够他。


眼看短刀们够不着他,鹤丸又开始得意了,“能把我逼到这个地步,可真是让我惊讶了。”


“鹤丸大人快下来!”


“不下,下来了你们该揍我啦!要我说这事真不是我的责任,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干。”


“没干你下来嘛~”


“小坏蛋们,我才不下呢。”


小清光被三日月抱着坐在走廊里,烛台切光忠给他切了个苹果,雕成了小兔子的样子摆在盘子里。小清光正喜滋滋地啃着,饶有兴趣地看着短刀们和鹤丸国永闹成一团。


三日月慈爱地摸了摸小清光的小脑袋,“好看吗?”


小清光点点头,他指着树上的鹤丸,“像白色的大鸟。”


岩融哈哈一笑,举着手中薙刀挥了挥,“要不要把他打下来,让他飞给你看?”


小清光双眼一亮,面上期待无比。鹤丸国永在树上吱哇乱叫,“喂!我可听到啦!”


三日月由着他们胡闹,一边伸手去摸茶点,才发现已经吃完了,小清光瞧见了,自告奋勇要去端。


鼓励小孩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可以适当建立孩子的自信心呢。


这样想着,三日月倒没有阻拦。


“认得厨房吗?”


“认得。烛台切大人带我去过一次。”


“那好,走得慢些,不要着急,不要摔跤。”


“好~”


小清光站起来,像模像样地拍了拍膝盖,蹦蹦哒哒地走了。


石切丸看着小清光小小的背影,“真是一个好孩子。”


三日月抿了一口茶,点了点头,“肯定是被主人好好疼爱着呢。”




院子里种植着漂亮的绣球花,粉嫩的团花一簇一簇的,小清光从没见过,忍不住偏过头去看,没看着路。


不过是这一下,便撞上了个人。


“砰——!”


“哎呀!”


这一下撞得狠了,小清光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咦?撞到了什么?”


次郎太刀太高了,他四处张望没看到自己撞到了啥,拎着酒壶的正想走,听到小清光痛哼了一声,这才低头。


“哎呀呀,这不是加州吗?怎么那么小啊?”


次郎蹲下来,拎着小清光的领子让他站起来。


小清光捂着屁股,看着眼前容貌艳丽的大太刀,“好……好大啊……”


次郎醉醺醺地笑起来,“太郎更加大哦~哎呀,你摔痛了没有?”


小清光害羞地点点头,“有点痛……”


“哦!痛还没有哭,真是个小男子汉!”次郎从怀里掏出小酒碟,又从酒壶里倒出清酒,“来,奖励你!”


浅浅的酒碟里盛着清澈的酒液,光是闻到醇厚的酒香就让小清光的脸上泛起了微红。


“这是什么?”


“是好东西哦。”次郎把酒碟往小清光的嘴边凑,“来嘛,喝了以后就变成厉害的男子汉啦!”


“真的嘛?”


“当然是真的!”


变成厉害的男子汉!就可以帮上总司和安定的忙了!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久久没有看到小清光回来,一期一振、石切丸和五虎退有点儿担心,结伴寻来了。


谁料就看到次郎盘腿坐在走廊上,小清光坐在他膝盖上,正被灌下一小碟清酒。


一期一振:……


石切丸:……


五虎退: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住手啊次郎大人!!!!


次郎迷迷糊糊地一抬头,看见了三人便兴高采烈地打招呼,“哎呀呀大家一起来喝酒啊。”


一期一振赶忙上前劈手夺下酒碟,石切丸把不知道被灌下多少清酒的小清光拎回自己怀里。


“唔?”次郎怀里一空,低头去看,“加州不喝了吗?”


石切丸苦笑,“次郎,加州变成小孩子了啊,不能喝酒。”


次郎迷蒙地眨了眨眼,“加州怎么会变成小孩子呢?啊……难怪他今天特别特别小……”


和酒鬼千万不能讲道理,切记切记。


太郎太刀终于赶到,了解眼前的状况后,压着弟弟的头道了歉,便拽着次郎的后衣服领回房了。


在酒精的作用下,小清光睡得非常香。


三日月探头来看,只看到小清光像一只小猫咪一样,背朝上缩手缩脚地蜷在石切丸的臂弯中,可爱非常。


五虎退眼泪汪汪,“大和守先生回来会杀掉我们吗?”


一期一振好言安抚,“不会的,我们会和他道歉的。”


五虎退依旧很忧心,“大和守先生战斗的时候,可恐怖了……”


众人回想了一下,顿觉后背一凉,心有戚戚。


一期一振:我去叫药研来……


药研带着醒酒药匆匆赶来。


“给孩子喝酒,真是胡闹。”药研摸出一小瓶药,“来,高效解酒药。除了口感不太好,基本没啥缺点了。”


口感啊……


现在也不是挑三拣四的时候,石切丸小心地把小清光翻过来,小狐丸轻手轻脚地捏开孩子的嘴,让药研把药倒进去。


“唔——!!唔咳咳咳——!!”


口感可能是真的很糟糕,原本熟睡的小清光瞬间皱起了脸,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苦OAQ”


小清光生生把自己咳醒,他捂着自己的嘴,一双大眼睛湿漉漉水汪汪,眼看就要哭。


众人一边手忙脚乱地哄着,一边在心里把次郎太刀骂了一百遍啊一百遍(次郎:阿嚏!)。


烛台切赶忙拿起一个兔子苹果塞进小清光的嘴里,石切丸轻拍着他的后背,“不要哭不要哭,吃个苹果就不苦了哦~”


小清光眼睛里挂着一包泪,腮帮子鼓鼓的嚼着苹果,奋力地克制自己不要哭出来。


正巧大俱利伽罗过来通知午饭,冷着脸的男人看到哭唧唧的小清光,手指忍不住微微抽动了一下。


有、有点可爱……


“哎呀,小俱利要不要来抱一下。”烛台切把小清光从石切丸怀里抱出来,往大俱利怀里一塞,“抱稳,别摔了。否则大和守会来找你拼命哦?”


“等——!别突然塞给我!”大俱利一时之间被吓了一跳,赶忙伸手抱住。入手的躯体柔软带着温度,小清光鼓着腮帮口齿不清,“踏助里大人……”


“……嗯。我来叫你们吃午饭。”


小清光费力将苹果咽下去,不好意思地晃了晃腿,“我可以自己走。”


大俱利刚想顺势将他放下,就看到后面所有人都在疯狂摇手,并且不停地做口语。


“抱着!!抱着抱着!!”


刚醒酒,谁知道脚底下稳不稳,这要万一再磕着碰着……


大俱利身体一顿,只能一手托着小清光的屁股,一手僵硬地拍了拍他的后背。“我带你去吧……呃……路有点远的……”


“可是……”


终于顺利从树上逃下来的鹤丸凑过来,摸了摸小清光的头,“没事没事,小俱利只是看起来凶,其实人很好的。”他假装轻声地说道,“其实小俱利很喜欢可爱的东西,但是长得凶大家都不亲近他,小清光那么可爱,就让他抱一下嘛。”


“你胡说什么——!”大俱利顿时恼羞成怒,伸手要揍鹤丸,小清光立刻眼明手快地抱住他的脖子,小嗓音细细的,“我、我饿啦!”


鹤丸嗖一下躲到烛台切的背后,做了个鬼脸。


大俱利瞪了鹤丸一眼,“吃完饭再收拾你。”烛台切苦笑着做和事老,众人嬉嬉闹闹地享用午餐去了。


午饭才吃到一半,小清光的脑袋就开始一点一点的。看来一个上午的鸡飞狗跳着实让他有些疲惫,大俱利耐心地等他睡着后,将他抱回了他和大和守安定的房间,细心地裹进了被窝里。


鹤丸国永扒在门边,“哎呀~小俱利真是个温柔的好人呢~”


烛台切捂着脸,感觉心很累,“你可少说两句吧……”


“鹤-丸-国-永——!”果不其然,大俱利安置好小清光,扭头就要去逮鹤丸。


鹤丸对于逃跑这件事有着无人能及的经验,大俱利还没扭过头来呢就一边发出杠铃一般的笑声一边跑了,没一会儿连人影都寻不着了。


大俱利还想去追,被烛台切按住拖回去继续吃饭,“哎呀……你跟他较什么劲,他就是想看你气急败坏的样子啊。”


俩人推推搡搡地走了。


鹤丸躲在屋顶上,看到大俱利被烛台切哄走,便翘着二郎腿躺在屋顶上小憩。小睡了一会儿醒来,突然冒出了个的念头。


他蹑手蹑脚地回到小清光的房间,把对方摇醒。


“清光清光,我们去爬高高好不好?”


小清光还没清醒,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爬……爬哪里……”


“那边的山坡,有一颗超级大的樱花树,爬到最高不仅可以看到本丸全貌,还能看见大海哦!”鹤丸用力哄骗着,“我带你上去看看好不好?”


他先跑去把畑当用的背篓偷了,接着偷了青江笑面的白衣,又去偷了山姥切国广(在午睡)的斗篷,把它们都铺在背篓底部,把背篓收拾得舒舒服服,抱起小清光放了进去。


背篓又深又宽,小清光坐在里面正正好。


“怎么样怎么样?舒服吗?”


小清光懵懵懂懂地点头,鹤丸于是开开心心地背起背篓,往樱花树出发。


等到青江和山姥切发现自己的衣物不见了,负责畑当番的乱和鸣狐发现背篓少了,想要叫醒小清光的石切丸发现小清光不见了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怒了。


众人:鹤-丸-国-永——!!


烛台切光忠觉得自己的胃开始抽痛:这回我是真救不了你了……


毫无危机意识的罪魁祸首鹤丸已经到达樱花树下了,小清光也完全清醒了。他扒着背篓的边框,抬头看着硕大的樱花树。


“哇——!”


“是不是超级大?很好看吧!”


鹤丸摩拳擦掌,颠了颠背上的背篓。“我要开始爬啦!待在里面不要动哦!”


“好~”




本丸的众人快要把本丸翻过来了,还是爬在屋顶上搜寻的青江眼尖,遥遥地望见远处的樱花树上有一个可疑的白点在动。


青江:“……我好像找到他了。”


一期一振顺着青江的目光望去,“在樱花树那儿?他在干嘛?”


青江从屋顶跳下来,“在爬树呢,背上背着个背篓。”


歌仙兼定觉得自己眼前有点发晕,“如此不风雅……莫非背篓里装着加州吗……”


今剑瑟瑟发抖,“好、好危险啊……”


大俱利伽罗开始撸袖子,默不作声。


走咯,大家一起去抓鹤!


等众人到了樱花树下时,鹤丸已经爬在很高的地方了,对于鹤丸的愤怒很快就被对小清光的担心之情所覆盖。


为了防止弯腰时背篓里的蔬菜掉出来,背篓的肩带做的偏长,背上后背篓口并不垂直向上,而是向外倾斜。平时放些蔬菜瓜果倒没什么,放个小孩在里面,再加上鹤丸上蹿下跳,众人的心都吊到嗓子眼儿了。


“鹤丸!!鹤丸你下来!!”


鹤丸找了个粗壮的树枝坐下暂时休息一下,“哎呀,吓我一跳,怎么大家都来啦?”


小清光也从背篓里探出身体,吓得众人一顿安抚,“加州别动!!就待在里面不要动!!”


树上风声很大,小清光没听清树下的人在喊什么,他越发的探出身体,鹤丸的重心被猛地往后一压,身体一仰,背篓瞬间翻了过来,小清光从背篓里掉下来了!


“啊——!!”


鹤丸立刻伸手去够,没够着!


众人吓得心跳快停了!小清光摔得伤痕累累的画面仿佛已经在眼前!


太刀和大太刀们已经赶到小清光可能掉落的地点,张开双臂准备接住。但是从这个高度掉下来,就算是接住了,也难免会受伤。


千钧一发之际,耳边忽的响起一声猛兽的咆哮。


“吼——!!”


雪白的小虎后爪猛地蹬地,硕大的身躯弹跳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当空一把叼住了小清光的后衣领,之后重重地落在地上。


一阵尘土飞扬,大地都为之微微震颤。


伏倒在树枝上的鹤丸和树下的众人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憋着气,此刻才慢慢地松了一口气。


被小虎叼着的小清光明显也吓坏了,整个人像一只被衔着后颈的小猫,弓着后背僵直不动。


小狐丸赶紧把他抱下来。


鹤丸也麻利地下树,凑到边上,“这可真是吓死我了!没事吧小清光?”


小清光慢慢地缓了过来,摇了摇头,“没事……”


小虎走过来,长长的尾巴卷了一下小狐丸的脚踝。


小清光从小狐丸怀里探出头,小小的手摸了摸小虎的大脑袋,“谢谢小虎~”


众人内心:小虎!救命恩人啊!!


大俱利伽罗一把按住暗中要溜的鹤丸,“你想去哪儿……”


青江捞起跟着小清光一起掉下来的白衣,笑的特别甜蜜,“我们还要算账呢。”


鹤丸一边后退一边解释,“等、等一下,虽然我认栽,但是我的本意是好的……”


众人:揍他!!




还没完全入夜的时候,大和守安定小队就回来。


原计划两天的出阵,硬是在大和守安定的疯狂输出下,一天完成。


“清光,我回来了!”


众人正在吃晚饭,小清光从三日月怀里跳下来,奔向大和守。


大和守安定蹲下身,一把接住小清光,抱了起来。


小清光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欢迎回来,您辛苦啦!”


大和守突然微妙的可以理解当时冲田的失落心情。


明明那么可爱……为什么不再亲亲了呢……


“今天有没有乖啊?”


小清光点点头,“很乖哦。”


这时大和守突然在小清光的身上闻到了轻微的酒味儿,他眯起眼睛,和善地笑了,“你今天喝酒了?”


众人内心一凛,开始悄悄的,尽量小动作的离开房间……


小清光很老实,“喝了,一点也不好喝。还吃了很苦很苦的药。”


大和守笑得越发温柔,“谁给你喝的?”


“很大很大的刀给我喝的。”


大和守从他的头发上摘下一片树叶,“还去爬树了?”


众人开始加快速度逃离房间。


“爬了。”


“谁带你爬的?”


“白色的大鸟。”


大和守又发现小清光的衣领后面被咬破了两个洞。“这个洞是谁咬的?”


这回小清光终于给出了一个名字,“小虎咬的!小虎好厉害,可以跳好高!一下就把我咬住了!”


大和守笑着把小清光交给和自己一起回来的堀川国广,“唰”的一下抽出自己的本体刀。


“我让你们给他喝酒!带他爬树!还让他从树上掉下来!!”


众人立刻做鸟兽散,“不是我们!真的不是我们!是鹤丸国永!”


堀川国广抱着小清光哄了哄,发现小清光开始揉眼睛,看来这一天可把他累坏了呢。


小孩子真可爱啊……


“走吧,我们回房睡觉去啦。”


三日月爷爷喝了一口茶,“善哉善哉~”




后来:


第二天加州清光就恢复原样了,并且对前一天的事情毫无记忆。


大和守安定又要出阵,加州清光去院子里送。大和守安定神情严肃地捧着他的脸,“亲我一口。”


加州:哈?!安定你发什么疯?


大和守:还要祝我武运昌盛。


加州:!!几岁了你!!


大和守:快点儿!


俩人腻歪了很久,直至愤怒的长谷部队长按着加州的头在大和守的脑门上啃了一口方才作罢。


大和守:回来还要亲。


加州:啊哈?!


大和守:还要说辛苦了。


加州:我嫁给你了还是怎么样?!


大和守作伤心状: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加州:。。。我昨天到底做了什么?


超级愤怒的长谷部队长最终还是将大和守拖走了。


end

评论(21)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