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一条鱼

【刀剑乱舞三条清】交易

其实是这样的,看到全员汉道的时候小清光和三条家一起选择了绳子而不是新选组的扇子,忽然就有种【哎呀小清光被卖给三条家了】的感觉。

于是诞生了这篇。

跟着前篇《捕获》的设定吧,三条家依旧有点点变态,都是我的错(双手合十。

对不起了兼桑就这样让你躺医院了。

依旧是白开水一样的文笔,平铺直叙非常苍白,承蒙不弃。

那么请。





——————————————————————————————————


加州清光已经消失三天了。


大和守安定无比焦虑,虽然清光有的时候因为接了稀奇古怪的委托而夜不归宿,但至少会有电话联系,像这样杳无音信数日是从没有过的情况。


他不敢告诉堀川和长曽祢,他们为了和泉守兼定的病情已经忙的焦头烂额,实在是无法分神。


大和守安定蹲在三条家门口,不断地往里张望。他知道清光最后还是接了去三条家的任务,然后就消失了,这总不能是三条把人弄死了吧?


一想到这里安定真的是一点也没法安定,再次尝试摸进三条大院。





加州清光睁开双眼,但眼前一片迷蒙,仿佛遮了一层薄纱,他下意识地眯起双眼,但还是看不清。


“感觉怎么样?”


身边有声音,有人在询问,是谁……我怎么了……我在哪儿……


有一个黑影在眼前晃了晃,好像是手……?


“视觉好像有点问题。”


“不用担心。自白剂直接作用于大脑皮层,可能会有点儿影响视觉,但只是暂时的。”


谁在说话……


“那就好。否则你们自己去安慰今剑。”


今剑……今剑是……三条家的小少爷……


三条……


三条!!


记忆瞬间回笼,加州清光猛地直起身,动作太大以至于他的脑袋仿佛被一根铁棒捣鼓过,痛得他一个激灵,这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呃啊——!”


“哦哦起来了。”


一阵晕眩让加州清光下意识地一撑,掌下是柔软的,应该在床上,床边坐着谁……看不清……


石切丸一把扶住加州清光摇摇欲坠的身体,让他慢慢地靠在床头。“慢点儿,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


加州清光扶住石切丸的手臂,手掌下的手臂肌肉结实又匀称,“石切丸……?”


“是我。你现在有点看不清,这很正常,很快就会好的。”


“这里是……?”


“是三条府。”


我竟然还活着留在三条府上?!


“自白剂暂时会影响你的视觉、大脑思维和身体协调性,你现在有点反应慢,四肢无力。除此之外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自白剂……


自白剂!!


仿佛一道闪电劈在身上,加州清光僵在当场,赫然想起自己为什么能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


我……我说了什么……?!


我记不得了……


加州清光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捶了捶自己的额角。


他抬起头,盯着石切丸模糊的身影,“我、我说了什么……?”


石切丸笑了起来,这个男人样貌温柔和煦,即便加州清光看不清,也能感受到他身上带着安抚人的气质。


“嘘——别害怕,我们问了什么你就答了什么,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这温柔的话语却让加州清光背上的汗毛都倒立了起来,他的身体探向石切丸的方向,双手无意识地拽着他的袖子,然而手指无力地蜷缩着,看起来有点可怜。


“你们做了什么……?!”


一只宽大的手掌伸过来,轻轻松松地将加州清光的双手包裹住,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指。


加州清光茫然地抬起头,通过模糊的身影辨认出那是岩融。


岩融太高了,他弯下腰的时候可以把加州清光整个人都罩在自己的阴影里,加州清光仰着头看他,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哆嗦。


石切丸没有放过他的任何一点反应,“岩融,你吓到他了。”


岩融毫不在意地耸耸肩,“我看分明是你吓到他了吧。”


有人敲了敲门,“叩叩。”


因为眼睛无法视物,对于声音格外敏感地加州清光猛地转头望向门口。


“我们的小客人醒了吗?”捧着托盘进来的是小狐丸,他一进来就对上加州清光朦朦胧胧的双眼,“看来是醒了。正好,来吃点东西吧。”


“小狐丸……?”


小狐丸挑了挑眉毛,“怎么?眼睛看不见?”


石切丸不得不再解释一遍,“只是暂时看不清而已。”


小狐丸走近床边,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看不见也没所谓。”他伸手勾起加州清光的脸,近距离地仔细观察了一下他那双红宝石一样的双眼,“今剑只是要个玩伴,看不见反而安心呢。”


加州清光闻言,面上浮现出惶恐不安的神色。


石切丸无奈地叹气,拍开小狐丸的手,“你不要吓唬他。”


“就是。”岩融大大咧咧地说,“今剑可是再三强调要一个完整的,活蹦乱跳的那种。弄坏了你们自己去安抚他。”


小狐丸奇道,“当初不是他说要打断人家的腿吗?”


正说着,门外传来“哒哒哒”的轻快脚步声,少年清亮的嗓音率先闯入了房间。


“谁!谁敢打断他的腿!”


今剑以一种舍我其谁的豪迈速度奔进房间,利落地蹬掉鞋子蹿上床,扑到了加州清光的怀里。


“清光清光你醒啦?不要怕!有我在谁都不能打断你的腿!”


小狐丸被撞得不得不后退两步,顿时有点百口莫辩。


今剑在加州的怀里蹭了蹭,“清光你睡了好久哦,什么时候可以起来陪我玩?”


“我……我不……”怀里柔软的躯体让加州清光浑身僵硬,他的双手搭在今剑的双肩,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该推开。


为什么每个人都信誓旦旦自己会留在这里?我到底睡了几天?我说了什么?安定他们还好吗?有没有遇到危险?


“不?”今剑抬起头,眯起眼睛看着加州清光的脸,“你不愿意留下来吗?不愿意陪我玩吗?”


今剑只是一个孩子,虽然之前他说话行事都有些可怕,但加州清光还是下意识地对他心软,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柔软,“可是我还有别的事情,不能留在这里。”


“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些‘事情’都不会存在了。”小狐丸意味深长地说道。


加州清光吓得一个哆嗦,嘴唇都抖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


石切丸端起碗,舀起一勺粥吹凉了一些,递到加州清光的唇边,“别急,先吃点儿东西。你一定饿坏了。”


加州清光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但是因为担心府外自己同伴的安危,他感觉自己的胃都缩了起来,一点进食的胃口都没有。


他微微偏开头躲开递到唇边的勺子,“我暂时没有胃口……”


今剑一把捧住他的脸颊,用自己的额头顶住他的,劝慰的声音甜腻腻的,“清光乖乖地吃好不好?你睡了三天,我超级担心哦?你一定不愿意让我那么担心,对不对?”


加州清光和他僵持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张开口,任由一口白粥送进口中。


白粥香软滑口,考虑到他三天没有进食,做的有些薄,轻轻松松就进入了他的肠胃。嘴上说着没有胃口,但确实三天不曾进食,身体早已开始抗议,一旦吃到可口的食物,饥饿感立刻扑了上来。


一碗粥很快见底,今剑贴心地拿出纸巾给他擦了擦嘴,好像已经开始玩起了过家家的游戏。


“小狐丸大人?”


“小狐丸就好。”小狐丸跟着坐在加州清光的床边,加州清光感觉床往一边微微塌陷,悄悄地往反方向挪动了一下身体。“加州清光,对吧?”


加州清光身体一僵,片刻后点了点头。


“之前的事情我就不赘述了。你和另外四人组成了一个私人事务所,近期一名成员和泉守兼定在任务中身受重伤,需要大笔医疗费用。正巧这时有人出大价钱要你来三条跑一趟,你不顾搭档大和守安定的阻拦接了任务,没错吧?”


加州清光艰难地开口,“这都是我一意孤行的结果,请……请不要为难我的同伴。”


小狐丸笑了起来,“你看,三条家都是讲道理的人。并不是你们要和我们为敌,你们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我们犯不着和你们过不去。”


加州清光一听,眼前一亮,仿佛看见了希望,整张面孔都鲜活了起来,“那我可以走了吗?!”


他这幅模样,看上去像个未成年的小鬼了,岩融素来喜欢小巧又活泼的生物,一把揉上了他的头,笑眯眯地打破他的希望,“不,你不能走。你得留在这儿,长长久久的,留在这儿……”


加州清光刚刚扬起的嘴角僵在那儿,双目因为震惊而瞪大。


“清光怎么可以走呢。”今剑撒娇着把头埋进他的颈窝,“清光要永远留在这边陪我呀~”


加州清光自从来到这里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战战兢兢唯恐惹怒对方,现下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


“不!!我不能留在这里!!你们都是疯子,听不懂人话嘛!!放我离开这里!!我要出去!!”


他一把推开坐在自己怀里的今剑,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谁料脚还没沾着地,一只手就猛地扼上他的喉咙,大力地把他按回了床上。岩融的力气是那么大,以至于让他深深地陷入了棉被里。


“咳——!!呃……”


加州清光下意识地抓住岩融的手臂,但是他手脚酸软毫无力量,只能无力地攀着岩融的手臂。


“小家伙,今剑说了要你留下来,你还想去哪儿?”岩融逼近加州清光的脸,一张雪白的小脸被扼得通红,雾蒙蒙的双眼逼出了泪水,看上去波光粼粼。


氧气越来越少,脉搏越跳越快,加州清光的肺部都开始感觉到一丝疼痛,他开始徒劳地拍打着岩融健硕的臂膀,一双长腿无力地蹬踹床铺。然而岩融不为所动,甚至带着点儿趣味盎然观察加州清光的反应。


小狐丸和石切丸做壁上观,不置可否。反倒是今剑小声劝阻,“好啦岩融,小心把他掐死了。”


石切丸耸了耸肩,“小孩子不听教,吃点儿苦头也是好处嘛。”


眼看着加州清光开始翻白眼,今剑开始有点儿着急,正左右为难,突然朗声叫了一声,“三日月大人~”


众人扭头,才发现三日月不知何时依靠在门边,“好啦岩融,松手吧。”


岩融这才慢慢松开手,空气重新涌入他的肺部,他无力地翻过身,弓着背脊,开始撕心裂肺地咳嗽。


今剑立刻凑上去轻轻拍打他的背脊,“哎呀,清光好瘦哦,背上都是骨头,以后你要多吃点呀。”


三日月走上前来,小狐丸让出位置让他坐在床边,他极有耐心地等加州清光缓过来以后开开口。


“怪小狐没说清楚。”他和颜悦色地说道,“我们当然不至于和你们过不去。但是你确实是要留下的,当然不会白留你。”


他拍了拍手,小狐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黑色皮箱,在加州清光面前打开,里面码的整整齐齐全是纸币。


加州清光看不清,只能隐约看到一点绿色,他茫然地眯起眼,看了看皮箱,又看了看三日月。


“看不清不要紧,你知道就好。”三日月温柔地牵起他的手,指引他从那一摞摞纸币上摸过去。“这是钱,很多很多钱。”


加州清光吓得一哆嗦,想要从三日月掌中抽回自己的手,谁料三日月看似牵的轻柔,实则如同钳子一样,让他抽不回手。


“这些钱,足够治好你的同伴,也是……将你买下来的费用。”


“什——!”加州清光一惊,回头瞪着三日月,“买下来?!”


“当然。”三日月不以为然,挥了挥手让小狐丸把箱子合上。“从今以后你就是三条家的人了,不能再回那个小事务所了。为显诚意,花点钱也是应该的。”


“我不愿意!”加州清光用力甩开三日月的手,往后退去,然而还没等他后退多少,三日月就一把钳住他的下颚,用力将他拉上前来。


他声音细腻柔软,说出来的话却让加州清光如堕冰窟,“小家伙,你还记得那个自白剂的副作用吗?”


加州清光双唇一颤,没有说话。


“我当然可以让你在神志不清的时候命令你前去告诉你的搭档你要退出,一分钱不花让你乖乖归顺。但是今剑很喜欢你,我也很喜欢你,我不想让你不开心。所以现在我给你机会,让你带着钱,用自己的意志去告诉那个叫大和守安定的孩子,你不会回去了。懂吗?”


“不……不要这样……”绝望的了解到三日月所述为事实,加州清光徒劳地摇着头,眼泪忍不住掉下来。


三日月看着这张悲伤的小脸,顿时心下不忍,慢慢地叹了一口气。“那好吧,我允许他们偶尔来看看你。”


“让我回去吧……”


三日月松开手,轻柔地抚掉他的泪水。“嘘——好孩子,不要哭啦。你总是这样哭,爷爷心都要碎啦。”


他转头吩咐岩融,“小孩子有牵挂才会那么难受呢……岩融,不如你花点力气去……”


“不要!!”加州清光闻言一惊,吓得一把抓住岩融的衣摆,唯恐他真的要去做些什么。


岩融和三日月低头看向他,加州清光面上带着未干的泪痕恳求,“不要,不要伤害他们!”


“当然可以。”三日月温柔地笑了起来,他将皮箱接过,放在加州清光的面前,“这全看你的选择。”


加州清光垂眸,双手抚摸着皮箱,默然不语。


“那个叫大和守安定的孩子最近总是在大院外晃悠,可能也是担心你吧。”小狐丸双手抱胸,无所谓地说道,“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和长曾祢虎彻其实都是大户人家之后,我们不会轻易动。但是大和守安定……和你一样,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家伙,弄死了也没人在意。”


“我去!我会去的!不要伤害他!”从对方的嘴里听到了同伴们的名字,这让加州清光再次确定对方不是说说而已。恐惧牢牢地抓住他的内心,大和守安定和自己在孤儿院时期就相依为命,平日里虽然经常拌嘴,但早已视对方为家人,感情无比深厚。


他抱着皮箱急忙下地,浑然不在意自己披头散发衣衫不整。


“不要急,大和守安定又不会跑掉。”石切丸拦住他,半搂着将他重新搂上床。“你不是最在意自己的样貌了吗?我们把你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再带你去见大和守安定。”


经过这一番折腾,加州清光不敢再有任何反驳,任由今剑爬到他的后背,开开心心地给他梳头。


小狐丸前去吩咐将门口徘徊的大和守安定请进来,三日月满意地看着乖巧的加州清光,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手。


“那么从今往后,请多关照了。”



小彩蛋:


白粥是烛台切光忠熬的,熬粥的时候小少爷今剑一直趴在边上。


今剑:光忠你要把粥熬的好吃一点哦!这可是要给我朋友吃哒!


光忠(没有在意):今天有栗田口的小朋友来啦?


今剑:不是哦,是别的朋友。


光忠(惊奇):今剑竟然有别的朋友啦?真是可喜可贺,那我一定用心熬哦。


今剑:就是就是,花了好大力气才抓到哒!


光忠:抓……抓到的……?


光忠扭头看向一边的小狐丸。


小狐丸(理所当然):是啊,要不是岩融下手快,说不定就给跑了呢。


光忠:……


今剑:好了没好了没啊?


光忠:……我觉得你们对朋友的定义不太对。


今剑、小狐丸:哪儿不对?


光忠:……不,没什么。


end

没有后续啦。


评论(3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