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一条鱼

【加州清光中心】午后暖阳

就借着情人节来一发小甜饼吧!

其实我是想三条清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互动不多啊,我都不好意思打tag了

清光都没有清醒地说过几句话【捂脸

人物ooc,文字苍白无力平铺直叙,写个乐呵,大家随便看看。

没头没尾小甜饼一发,甜腻腻的本丸日常。

五虎退极化设定。

那么请

————————————————————————————



等到一期一振拿着审神者给的童话书前来解围,加州清光才终于从一众短刀们的包围下逃脱了出来,就算是这样,短刀们还不甘心地缠着他。


“再玩一会儿嘛加州先生!”


“再玩一会儿嘛~~~~”


“来嘛来嘛!”


“哎,”加州清光无奈地笑了笑,摸了摸凑在他身边的小鬼头们,“让一期大人给你们讲故事嘛。”


一期一振摇了摇手里的书,“这是主公新带来的书哦,哥哥念给你们听吧。”


“哇——!!”


“是新书呀!”


小鬼头们呼啦啦地跑去了一期一振身边,乖乖地围坐了下来。


加州清光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午后的阳光晒得人暖洋洋的,让他出了一身薄汗。他擦了擦汗,转身走回了庭院中的走廊,一屁股坐了下来。


坐在他边上的三日月递上一杯茶,“加州还真是受小孩子的欢迎啊。”


“啊,谢谢。”加州清光接过茶杯,他渴坏了,急急忙忙的仰头一口喝干,来不及吞咽的一滴水珠顺着他的嘴角滑下来,颤颤巍巍地停留在他因为仰起脖颈而越发凸显的喉结上。“一期大人没来的时候我照看过短刀们,所以对我比较亲密吧。”


所有人都知道,加州清光应该是本丸最忙碌的人了。


他是本丸的第一把刀,他熟悉所有的地形,能从容应对各种突发情况,就是偶尔有点激进,最近也已经收敛不少,学会保留战力撤离战场。他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审神者一般都由命他来带领新来的刀剑出阵或者实验新的战术。


这就导致了加州清光频繁的出阵,有时新来的刀剑多,只要不受伤,他一天能出阵个5、6次也不稀奇。


除此之外,诸如在一期一振没到来之前照顾栗田口家的短刀们,因为最熟悉本丸而担任本丸的近侍,有时还要替偷懒的审神者安排内番人员,可以说是忙的不可开交。


终于在难得不用出阵也没有内番的今天,加州清光想好好休息一会儿,却还要被本丸里无所事事的短刀们抓来玩躲避球。


这种由审神者带来的游戏真的是可以极大限度地消耗小孩子旺盛的精力,但是让加州清光有点吃不消。


感谢一期一振的救场,让他现在可以和三条家的小狐丸三日月石切丸一起坐在走廊上休息喝茶。


加州清光把茶杯拿在手里下意识地转着玩儿,一边看着院子里一期用他那温柔和煦的音色慢慢悠悠地读着故事。


秋日的午后暖洋洋,落叶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不知道哪里还飘来烤红薯的香气,整个空间都显得慵懒闲适起来。


走廊上三条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忽然听到边上传来轻轻的一声,“咚”。


三日月小狐丸和石切丸闻声看去,原来是加州清光睡着了,脑袋一歪,磕在了柱子上。


他真的是太累了吧。


三日月歪着头研究了一下他的睡姿,先伸手小心地拿出他握在手里的茶杯——没有醒。


然后按住他一边的肩膀稳住身体,小狐丸则走过来用双手轻轻地托住他的头,慢慢地摆正以离开柱子——还没有醒。


接着再慢慢地、慢慢地控制住他的身体向三日月的方向倒下,小狐丸小心翼翼地托着他的头和颈部,最终把他放在了——三日月大人尊贵的大腿上。


大腿可比柱子舒服多了,也许是意识到自己换了个睡姿,加州下意识地蹬了蹬原本垂在走廊下的腿。


石切丸也走过来,脱掉他的木屐,抱起他的双腿,小心地放平在走廊上。


终于,三人把他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睡姿。


小狐丸蹲在走廊下,托腮看着加州清光的睡颜,笑眯眯地调侃,“三日月真的很疼爱加州呢。”


三日月听了也不反驳,伸手理了一下加州的头发,“有天赋又愿意努力的孩子总是讨人喜欢的嘛。”他调皮地眨眨眼,“何况他那么可爱。”


石切丸不知道跑去哪儿抱了一床被子过来,无奈地看了老人家一眼,“喜欢他就不要捉弄他啦。”


“哎呀~”三日月故作惊讶,“怎么这么说呢。”


“不是您撺掇着栗田口家的孩子们去找加州一起玩的嘛。”将薄被盖在加州清光身上,细细地捻好被角确保他不会受凉后,石切丸又闲闲地坐回走廊。


三日月举着袖子半掩着自己的坏笑,“被发现啦~”


松软软的被子,阳光的味道,枕着带有温度的大腿。加州清光终于对自己的睡眠状态感到满意,无意识地在三日月的大腿上蹭了蹭脸,像一只猫咪一样小小的打了一个哈欠。


他在战场上时凶悍而凌厉,纤细的身躯可以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现在睡着了就像个孩子,可爱的睡脸显得无辜又单纯。


把小孩收拾妥当了,三条家的大佬们悠悠闲闲地又开始喝茶聊天吃茶点,三日月时不时还能上手撸一下小孩毛茸茸的头,惬意的很。


不大一会儿,木质的走廊上传来细微的震动,三人抬头望去,远远地就看见岩融扛着今剑走过来。


俩人上午出阵去了,眼下刚刚和审神者做完报告,打着滚来找三条家的一起消磨午后时光。


石切丸远远地竖起手指按在唇上,示意今剑不要发出大声音。


今剑眨了眨眼,从岩融身上一跃而下,蹦跶到了石切丸跟前,一探头就看见了熟睡的加州清光。


“啊!是加州先生~”小天狗灵巧地跳下走廊,凑近去看加州清光,“睡得好香哦!”


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小巧的嘴有一点点嘟,加州清光的睡颜可能太安逸了,今剑忍不住也打了一个哈欠。


他开心地宣布,“我也要睡!”


他一下蹬掉自己的木屐,轻轻先开被子,钻了进去,再小心翼翼地抬起加州清光的一条胳膊,搁在自己身上,撒着欢拱进了他的怀抱。


加州清光可能真的是早些时候哄短刀们睡觉哄惯了,有人拱进来他连眼睛都不睁,下意识地拍了拍今剑的背,算是哄对方睡觉。


“好舒服呀~”,今剑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闻着暖暖的太阳味陷入了睡眠。


“哦呀。”三日月低头,看着不大一会儿就吧唧着嘴睡着的今剑,“年轻人就是好,那么一会儿就睡着啦。”


岩融坐在石切丸边上爽朗地笑了,“今剑可能是出阵累着啦,劳烦三日月大人了。”


石切丸笑眯眯地给岩融也倒了一杯茶,“不要紧,三日月大人可喜欢小孩了呢。”


“这个时候就不要挖苦我了嘛。”


给岩融倒上一杯以后,茶水这就见底了,正巧,五虎退带着一壶新茶走了过来。


“我带了茶水过来。”


“那可真是帮了大忙了。”


五虎退外出修行后,身边的五只小老虎变成了一只硕大的白虎,此刻正踩着肉垫,悄无声息地跟在五虎退身后。


趁着五虎退被投喂了一块茶点,小虎发现了睡着的加州清光和今剑,慢慢地踱了过去,低下头嗅了嗅清光的脸。


小虎鼻息间吹出的热气撩动了加州清光的几缕头发,惹的清光微微皱了下眉。


“啊,小虎。”五虎退注意到了小虎的动静,轻声阻止,“不要打扰加州先生睡觉哦。乖乖的。”


小虎在原地踱来踱去,似乎在找一个舒服的位置,终于,它用毛茸茸的肚皮贴着加州的背脊,也躺了下来。


三日月:“……”


小狐丸:“……”


石切丸:“……”


小虎张大嘴打了一个无声的哈欠,长长的舌头卷起又收回,它垂下头把自己的大脑袋搁在搭起的前腿上,粗大的尾巴甩到了加州的身上,轻轻地拍打着,显然也是一副打算睡过去的模样。


小狐丸:“看来下午的阳光真的是太好了。”


倒不如说,加州清光周围的空气太安逸祥和了,能够安抚一切路过的小孩和小动物。


小虎的喉咙里发出一连串的“呼噜”,抖了抖耳朵,正式宣布自己睡着了。


三日月:“这可真是……”


那边厢,一期的故事接近尾声,栗田口的短刀们一转眼就看见体型硕大的小虎趴在走廊上,于是欢呼雀跃地跑来想要撸大猫,走近了才发现小虎肚皮下还藏着两个人。


加州清光和今剑两张可爱的小脸挨挨蹭蹭半缩在被窝里,看起来就很舒心。


短刀们:“嗯……”


三日月:“等下我有不好的预感……”


短刀们:“我们也要睡觉!”


三日月:“……”


石切丸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没关系,三日月大人喜欢小孩子嘛。”






加州清光醒来的时候日头已经偏西,初秋的凉意弥漫开来,但他的身体却暖洋洋的。


他迷迷蒙蒙地睁开眼,一瞬间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儿。


三日月低头,冲着还没有清醒的加州清光打招呼,“哟,睡醒了?”


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整个人都给吓悚了。


这什么情况?!我脑袋下枕的什么?我怀里抱着什么?我身上盖的什么?我后背贴着什么?


如此一惊他才发现自己枕着三日月的大腿,想必此刻对方大腿已经麻了没有感觉了,惊慌之下他半支起身,“三日月大人……”


谁料他话还没说完,团在他怀里的今剑伸手将他拦腰抱住,撒娇地蹭了蹭他的胸膛,一把小嗓子嫩得能掐出水,“再睡一会儿嘛加州先生~”


“哎?今剑怎么在这里……”


还没等加州反应过来,背后的热源也开始移动。被吵醒的小虎抬起头,低吼着打了一个哈欠,粗长的尾巴在加州的身上拍了一下。


“小虎怎么也在……?”


加州清光一边把今剑抱到自己身上,一边坐起来,这才发现小虎的背上靠着栗田口的短刀们,一个个睡得四仰八叉,只有药研揉着眼睛刚刚清醒。


正在纳闷呢,一期走了过来,“准备吃晚饭了哦,快点起来。”


小虎率先站起来,它伸了个懒腰,把靠着它后背的短刀们一个个摔在地板上,一时间哀嚎四起。


“哎哟!”


“啊……谁踩我……”


“小虎你别动!”


“怎、怎么了……”


还赖在怀里撒娇的今剑、麻了腿的三日月老爷爷、叽叽呱呱的栗田口短刀们让还没完全清醒的加州清光一个头两个大。


“今剑别闹了,再睡要着凉了。三日月大人先别动我带您去手入室。药研你照看一下孩子们,哎呀乱别动,踩着前田了!”


三条家的大佬们笑眯眯地看着眼前乱成一锅粥,今剑还不依不挠地拼命往加州清光怀里钻,死死地把他箍在地上不让他起。


直到加州清光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岩融,坏心眼的大人们才笑呵呵地出手。


岩融走过来如同拎小猫一样把今剑拎起来放到肩膀上,“好啦,不要添乱了。我们去吃晚饭。”


今剑如同被拉长的面条一样执着地把一半自己挂在清光身上,“哎~~~~那加州先生下次我们再一起睡觉啊~~~~”


一期也走过来把小短刀们一个一个分开排排好,小虎走过来往加州的怀里拱了一下脑袋算是打了个招呼,甩着尾巴跟着走了。


加州清光哭笑不得,先把被子叠好交还给石切丸,弯下腰准备扶三日月起来。


“我真是太失礼了三日月大人,请慢慢起来。”


“不要紧。”


加州清光一直低着头不敢去看三日月的脸色,说真的这实在太丢人了。三日月宗进身为天下五剑之首,在本丸里备受尊敬,小孩子们走来走去都要叫一声三日月爷爷,他却这样无知无觉地靠在人家大腿上睡了一个下午,实在太丢脸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是怎么靠在他大腿上的?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三日月借着自己腿麻,站在加州清光的身后,双手搭在他的胸前,仗着身高优势把自己的下巴搁在对方的脑袋顶,正大光明地如同一只趴趴熊挂青年身上,一低头就能看见青年红红的小耳朵。


太可爱了,他忍不住地想,白嫩嫩的脸蛋因为害羞而带着薄红,刚睡醒头发还有点乱糟糟。加州清光一直很在意自己的外表,战斗时受伤也要直接进入房间把自己收拾干净,这种没有防备的样子实在少见。


“不要在意,加州。”三日月挂在那儿完全不动弹,全靠加州清光往手入室一步一步磨蹭,“你太疲惫了,需要休息。孩子们也是知道这点所以愿意聚在你身边陪你。老爷爷我呢,平时也帮不上什么忙,偶尔给你当一下枕头还是可以的。”


加州清光吓得连连摆手,“不不不请不要这么说……”


三日月笑了起来,一把拉住青年的手,“走吧加州,等一会儿还要吃晚饭,不要让大家等急了。”


加州清光红着脸低下头,轻声道,“……嗯。”


end

评论(1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