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一条鱼

21点半的时候我爸给我打了个电话,他很少那么晚给我打电话,我以为他又要我给他淘宝上买点啥,结果他一开口就说外公走了。
整个人都傻了。
外公当了一辈子政治老师,做什么事情都是慢悠悠的,总有种老书生的迂腐劲儿,没想到走的时候那么快……
他其实病了一年多了,一开始能下地能吃能喝,见到我了会招呼。到后来进医院,躺着没法动弹,渐渐地反应迟钝,说不出话,慢慢地要花上一点时间才能认出我。
太难受了。
他这一个月连翻身都没法翻,骨头已经脆得像纸片一样。一个月前还想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来,结果整个手臂骨头就掉下来了,接也没法接,只能躺着不动。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个啥……我在外面上班,每周周末才能回去,每回去看他都说我下周再来看你哦。他就笑眯眯的,我上个星期也这样说,他还跟我点头的。
骗子。
我也不敢在微信在微博上说,三次元的朋友都在。乐乎没人认识我,我想怎么说怎么说。
这个星期还买了草莓明天送到单位,本来周五要拿回去给他吃的,现在草莓正好吃呢。
算了……也许走了也是好事……这一个月他真的太难受了,没法动也说不出话,什么东西也吃不下,以前每次吃饭都是满满一大碗的,现在问他要吃什么他都摇头。
但我还是觉得难受……

南方的夜里真冷啊……
对不起,晚安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