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一条鱼

【黄金友情向】脸盲症

这篇文文的灵感来源于,我就是个脸盲的双鱼座OAQ

你们这些人不懂脸盲的痛苦啦!

年龄私设,设定胡诌,人设OOC,无CP

流水账一样没啥重点……烂尾了……没错!烂尾了!

小阿布软萌设定,小沙加大王设定……

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小学生文笔

OK吗?那么往下拉吧!


------------------------------

阿布罗狄有个小秘密,他是个脸盲。

这件事原本并没有给小阿布带来多大的影响,直到撒加把他带到了一群小屁孩的面前。

撒加,“阿布罗狄,这些都是未来的黄金圣斗士,是和你一起并肩战斗的同伴,从今天开始你们将会在一起接受训练,要好好和大家相处哦。”

小阿布看着眼前乱七八糟五颜六色的头毛和看上去一模一样的脸,有点惊慌。

撒加摸了摸小阿布的头,“来,大家都介绍一下自己。”

“我是来自中国的穆。”

“沙加。”

“我是阿鲁迪巴!”

……

啊不!等等!慢点说!我分不清你们谁是谁!!刚刚说话的那个人是谁!!叫什么来着!!

脸上面无表情的小阿布内心惊恐万分,小脑瓜飞一样转起来但依旧没办法分清楚眼前的谁是谁。

介绍完了,小团子们目光灼灼地盯着新来的小阿布。

“我……我叫阿布罗狄……”

撒加很满意地笑了,“阿布刚来,还有些害羞,大家要照顾他哦。”

小团子们乖乖应答,“好~”

小阿布:不——!!


于是白天训练小阿布秉持着多说多错少说少错的原则,高贵冷艳从不主动开口打招呼。

他甚至分不清对方是黄金还是白银还是青铜还是巡逻的杂兵还是送菜的村民。

心好累……为什么圣域有那么多人……

到了晚上小阿布趴在双鱼宫的房顶上就着月光认认真真记笔记。

首先,最好认的是阿鲁迪巴!体型最大的那个人就是他!绝对不会认错!

然后是沙加和穆。总是闭着眼睛的人就是沙加,眉毛形状奇怪的就是穆。

据说穆的家族都是这样的眉毛……呜哇……感觉好恐怖……

咬着铅笔屁股的阿布想象一下到处都是豆豆眉的场景,不自觉打了一个冷颤。

女神在上,保佑穆的家人不要来看他啊……

接下来是几个短头发的人……嗯……短头发的人有童虎老师,迪斯马斯克,艾奥里亚,艾欧罗斯和修罗……

没问题!我可以认出童虎老师,看上去年龄最大的那个就是童虎老师!

小阿布开开心心地在童虎的名字后面画了一个圈。

呃……嗯……

小阿布默默地在这剩下的几个人名字后面打上了问号。

好吧,让我们来看看长头发。

长头发中最好认的就是卡妙!卡妙是长直发!

米罗和撒加……唔……

小阿布更加沮丧地在此二人的名字后面打上了问号。


而更让小阿布崩溃的是加隆的到来。

某天撒加带来了一个长头发、卷毛的小屁孩。

“这是我的双胞胎弟弟加隆,从今天开始也会和大家一起训练。”

等、等下!这谁?!加隆?!他长得和撒加一模一样!!【本来就一模一样阿布你不要慌……】

小阿布两眼画蚊香圈,只觉得圣域的日子越来越难过……越来越难过……


不过在小阿布的苦心维护下,他是个脸盲这件事一直没有被发现,众人只当他是个不爱说话的个性。

直到某一天……

小阿布要去找撒加请假,暂离一下圣域。他辛辛苦苦一路走到双子宫,打定主意进去先叫撒加哥哥,到时候谁回答,谁就是撒加!

“撒加哥哥!”

双子宫内两个正在说话的人同时转头。

小阿布唰的一下停住脚步,下意识感觉到不对。

按理说双子宫里住的是撒加和加隆,两个人的长相应该是一模一样……呃……眼前这两个人其实也很像……但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小加隆咧嘴一笑,“哟~”

这轻佻的口气流氓的作风!

小阿布立刻在心里把他叉掉:这不是撒加哥哥!

于是他冲着另外一个人,“撒加哥哥,我要暂离一下圣域。”

小米罗&小加隆:……

小米罗震惊地指着自己反问,“你,你叫我什么?!”

小阿布:……!!!!

小阿布如遭雷击:糟糕!!认错了!!!!


在遭受到了熊孩子小米罗和小加隆的无情嘲笑后,小阿布躲进了双鱼宫后面玫瑰花园深处的一处小木屋内,拒绝见客。

此事被撒加得知后,把两个熊孩子吊在双鱼宫抽了一顿给小阿布解气,然而小阿布依旧不愿意搭理人。

双鱼座的阿布罗狄是个脸盲这件事在全圣域不胫而走。

本来一脸严肃高贵冷漠不喜说话的形象瞬间变成了由于害怕叫错人而不敢开口的小可爱。

哦~真萌~

小阿布缩在小木屋里两天,不出门不见客,不参加训练也不和小黄金们一起吃饭。

撒加表示很担心。

作为离小阿布最近的小卡妙也很担心,他和小阿布感情不错【因为认得出】,终于在第二天的傍晚越过玫瑰花园来敲小阿布的门。

敲门,没人应答。

“我进来了哦。”

小阿布趴在木床上,闻声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哭得通红。

传闻有泪痣的人泪腺发达,有的时候他们并不想哭,但是身体比脑子先行动,就会流下眼泪。

看上去像坚冰一样的小卡妙其实很温柔,一看到小阿布哭唧唧的样子立刻就心软了。

“阿布,不要哭。”

小卡妙爬到床上,抱着小阿布,拍了拍他的背。

“唔……”

小阿布把头埋进小卡妙的怀里,冰雪一样的气息把他包围了起来。

“乖乖,没事的。”小卡妙笨拙地抚摸着小阿布松软的长发,“你饿吗?我们去吃饭吧?修罗给你留了好吃的蛋糕哦?”

“可是我觉得好丢人。”小阿布声音闷闷的。

“不会的,米罗连100以内的加减法都不会呢。”

话音未落,玫瑰园外传来了熊孩子们吵吵闹闹的声音。

说实话对于脸盲这件事绝大多数人表示理解,比如穆比如阿鲁迪巴。小穆还拽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谁都有不擅长的事情啊。”

但是依旧有熊孩子对于此事大加嘲讽乐此不疲,比如米罗比如加隆……

小米罗:“哇哈哈哈哈哈哈阿布罗狄你猜我是谁!”

小加隆:“我猜你是修罗!”

小米罗:“猜错啦其实我是艾欧里亚!”

小加隆:“哈哈哈哈哈不可能!我看你是迪斯马斯克!”

小米罗:“哇这都被你猜对了!!你好聪明哦沙加!”

小加隆:“当然了你以为我是阿布罗狄嘛!”

小米罗&小加隆:“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卡妙:……

小阿布:“……唔哇——!!”

小卡妙额头上青筋乱跳,恶狠狠地摔门而出!

咔嚓——!玫瑰园外多了两块冰坨坨。

小卡妙把两块冰坨坨挪到了双鱼宫前的台阶上,用力一蹬,冰坨坨沿着圣域的长台阶呱嗒呱嗒滚下去了。

小卡妙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回头去牵一路跟出来的小阿布,“走,我们不要理他们,去找修罗吃饭。”


小穆已经好几次在白羊宫拦截到一路滚下来的冰坨坨,次数多了他对于熊孩子们的作死方式表示略感兴趣。

于是这天,小穆也来到了双鱼宫的玫瑰园,正巧碰上熊孩子们例行的上门吵闹。

小米罗:“本大爷那么帅你竟然会认不出!!”

事实上小阿布已经可以清楚分辨出小米罗和小加隆了,比较欠揍的那个是小加隆,特别欠揍的那个是小米罗。

但是他依旧会很认真地回答:“你没有很帅啊?”

小米罗卡住了。

小加隆好奇:“那谁比较帅?”

小阿布认真地歪着头想了想:“纳特比较帅。”

纳特是负责给圣域送日常用品的普通村民,又黑又瘦,还是个独眼。

小米罗简直气得七窍生烟:“你……说……谁……?!”

小阿布:“纳特。你们都是两个眼睛一张嘴,纳特只有一个眼睛,比较帅。”

小穆&小卡妙:比较好认吧?

小米罗气的哇哇直叫,扑过来就要打,被小阿布用玫瑰花戳了出去。

终于清静了,小穆想了想,好奇道:“阿布,你觉得你自己长得好看吗?”

小阿布摇了摇头:“不觉得啊~”

他抬头,认真地看着小穆反问道:“我很好看吗?”

那双眼睛就像烈日晴空下的爱琴海,澄清见底,水光粼粼。当他认真地注视着你,瞳孔中倒影出你的身影,你便心甘情愿地溺死其中,不愿苏醒。

美丽而不自知,于是展现出来的风情带着近乎妖的天真无辜。

小穆揉了揉他的头:“是的,你很好看。”

他想了想,又说道,“要记住,你有着可以与天地日月相媲美的容貌。”

小阿布闻言眨了眨眼睛,说实话他对于容貌什么的并没有概念,于是他迟疑地问道:“那……米罗是不是其实也蛮帅的?”

小卡妙:“不,一点都不帅。”


脸盲这件事情在阿布罗狄可以和植物沟通后得到了完美解决。

他脸盲,但是玫瑰花不脸盲啊!

他捏着玫瑰花从第一宫开始往上走,遇到每一个人玫瑰花都会亲切地提醒他。

玫瑰花:穆!阿鲁迪巴!撒加!熊孩子!艾欧里亚!沙加!……

哦哦哦哦哦哦!完美!

小阿布感动得泪流满面。

不过很快,他又产生了新的烦恼。


那天他正和小卡妙在水瓶宫完成童虎老师布置的作业【童虎:基础教育不能丢】,忽然感觉地面微微震动,一个强大的小宇宙在下方炸开来。

小阿布抬头,从窗户往外望,企图看看哪个宫在冒烟。

小卡妙头也不抬:“是撒加,估计加隆又在捣蛋了。”

小阿布:?!

小阿布震惊地看着小卡妙,小卡妙疑惑:“……怎么了?”

小阿布:“你怎么知道这是谁的小宇宙?”

小卡妙:“这不是明摆着……等、等下!!”

两个小孩大眼瞪小眼,看着小阿布那张格外无辜的脸,冷汗顺着小卡妙的后颈慢慢流下来。


小卡妙想了想,还是委婉地把这件事告诉了撒加。

撒加:……

小加隆捂着肚子跌在地上,笑得直打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不仅脸盲!!他还小宇宙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撒加低头,慈祥又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弟弟,笑眯眯地说:“那么喜欢在地上滚?”

小加隆唰一下卡住了。

小卡妙眉头一皱,小加隆瞬间被冻成一根冰柱,撒加用脚尖用力一顶,咕噜咕噜滚到角落去了。

撒加:我让你滚个痛快。

小卡妙:活该。


小宇宙盲,比脸盲更加要命。

脸盲还可以通过圣衣来辨认,小宇宙盲怎么办!到了战场上分不清敌我怎么办!

撒加很忧虑,撒加完全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要摊上这么个事儿。

作为意念最强大的小穆对此倒是看的很开:“阿布罗狄只是还不太习惯而已啦,时间长了他自然就能分辨出来了。”

小阿布没有那么乐观,他恹恹的,有点闷闷不乐。

受到他的影响,全圣域的植物们都没什么精神。

阿鲁迪巴更加没所谓了,他压根就不懂小宇宙盲是个什么鬼,他一把抄起小阿布,让他骑在自己的肩上,引他去看树上的鸟巢,几只刚出生的小鸟正张着嘴唧唧叫着。

“不要不开心啦。”阿鲁迪巴握着小阿布的小腿,憨憨地笑着,“不开心也没有解决方法啊。穆曾经说过……嗯……船自己就会直的!”

小穆微笑:“船到桥头自然直。”


小阿布一个人回到了玫瑰园,他坐在玫瑰花丛中,闷闷地托腮发着呆。

也许我并不适合做一个圣斗士,小阿布沮丧地想,我甚至分不清我的战友。

玫瑰花微微颤动,金发的少年缓步行至小阿布身边,盘腿坐下,静静地开始打坐。

小沙加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沉稳,待在他身边甚至连空气都显得很沉静。小阿布其实很喜欢他,但是听说他是佛祖转世,时时刻刻都在沉思人间疾苦,世事无常。虽然不是很懂,但是感觉很了不起,于是也不敢常常去打扰他。

小阿布悄悄地指挥着身边的玫瑰花们绕开小沙加,免得那些尖锐的刺会刺伤他。

听说东方人的皮肤很娇嫩,沙加看上去又小小白白的,啊,像个瓷娃娃。

“世人皆烦恼,你大可不必为此耿耿于怀。”

小沙加突然开口,稚嫩的声音带着阅尽人世的沧桑。

其实小沙加是被众人推举出来和小阿布聊聊的,按照大家的意思,东方人似乎很会讲道理。

小阿布:……我听不太懂。

小沙加慢慢地叹一口气,“分不清小宇宙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撒加哥哥看上去很头痛……”小阿布喃喃地说。

“他操心任何事情,迟早早衰,不要学他。”

小阿布:“……什么?”

小沙加言简意赅,“死得早,还会秃头。”

小阿布:……

金发的东方少年双手合十,闭目而坐,阳光照射在他身上让他看上去仿佛镀了一层金边,庄严不可直视。

“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吾友。”小沙加语气平淡,“你只是没有掌握到诀窍。只要用心体会,你很快就会发现,穆的小宇宙是高原的风,卡妙的小宇宙是深海的坚冰,阿鲁迪巴的小宇宙是坚硬的铠甲,撒加的小宇宙是无垠的星空。”

小阿布眨了眨眼,“嗯……这样说来确实比人的脸要好认多了。”

小沙加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轻声说道,“每个人都有不擅长的事物,就像我没有办法分清每一朵花一样。”

“可是分清花朵们并没有什么用。”小阿布抱着双膝,脚边一朵玫瑰花凑过来,讨好地用花瓣蹭了蹭他的脚踝。

小沙加默了一下,说,“你认真的?”

小阿布:“什么?”

“你的能力是个挂,知道吗?”

小阿布:……啥?

“你以后就会知道了。”小沙加决定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你想当黄金圣斗士吗?”

“想!”小阿布毫不犹豫地说,“我很喜欢圣域的大家!也想要和大家一起战斗!但是……”

“没有但是。”小沙加打断他,“你想,你正在做,这是你选择的道路,那么,只要一直前行就可以了。”


小沙加要回处女宫的时候,小阿布急急忙忙地表示要送他一起回去。

小阿布:“沙加总是闭着眼睛,走路肯定不方便啊!我送你!”

小沙加并没有揭穿,他看得出来小双鱼很想在他身边多待一会儿,于是顺从地由着他牵住自己的手。

走啊走,晃啊晃,时间慢慢走,不要催大我的小儿郎~

小阿布:“但是我在战场上分不清敌我怎么办?”

小沙加很随意,“为什么要分清,一窝端就是了。”

小阿布:……!!

小沙加仿佛完全不知道自己抛出了什么惊世言论。“连自己人的攻击都接不下,还有什么脸当同伴。”

小阿布:……他说得竟然很有道理的样子!


未成年的大王也依旧是大王啊,你们这些愚蠢的凡人。

end

评论(20)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