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一条鱼

【暗杀教室业中心ABO】E日常之意料之外

哎嘿竟然有了第二篇~名字是瞎取的不要在意~

总设定就是E班有4个A,1个O,没错!就是业君!恭喜中奖~

这个流水账模式大家不要在意,应该算是……日常?

没有CP,没有CP,没有CP【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个大概设定简单一说,就是杀老师被救恢复原样,E班毕业后没有继续读书而是被编制成为国家部门,代号E。杀老师为指导,乌间老师是领导。

这一段有机会再写,没机会拉倒【喂

不想要大家分开啊,继续一起杀杀人也挺好嘛~

欢乐向一点都不虐~文笔渣,ooc,烂尾,写到哪里算哪里

如此以上,go

---------------------------------------------------------------------

现在回想起来,赤羽同学第二性的成熟非常意外。


按理来说,第二性成熟一般发生16-18岁之间,基本不会超过18岁。

鉴于E有4位A和1位少见的珍贵的娇嫩的(?)O,乌间老师和杀老师对这5人格外重视。

不过好在,4位A们都在18岁以前成熟,乌间老师和杀老师全程监管教导,没有出任何岔子。

现在唯一的一颗定时炸弹,就是赤羽同学。


早在基地成立时,乌间老师和杀老师就做了颇多准备。

比如每层楼都必须备有Omega抑制剂,比如赤羽业的房间被独立放置在基地最高层,比如决不允许赤羽和任何一个A单独处在一个封闭空间等等等等。

其规矩之多,就好像是家有妙龄少女的老爹一样。


然而赤羽16岁时,没有成熟。

17岁,没有。

18岁,所有A都成熟了,赤羽依旧没有。

19岁,还没有。

20岁,还是没有。


站在训练场外的杀老师看着场内,未成熟的O正带着可爱的笑容把所有A和B虐得嗷嗷直叫,困惑地摸了摸下巴,“业君真的是O?其实当初的检测仪就是坏了吧?”

乌间:……

被揍趴在地上的矶贝班长喘得像条狗:我觉得业君绝不可能是个O……

其余众人颤巍巍地举起手:附议……

业君笑眯眯,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你们说什么呢我没听清,大声点啊?

叽里呱啦哎哟卧槽天啊住手不是我说的啊喂轻点我要还手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要断了乌间老师救命命命命命命——!!

杀老师:啊,真是一群有朝气的杀手~


正当所有人都放松了警惕,每个人都已经默认赤羽业是个B的时候,赤羽的第二性成熟了。

在此之前乌间老师和杀老师对于O的第二性成熟方面的知识进行了恶补。

和A不同,O的成熟有一项非常明显的外向特征:发情。

一般情况下,全国的O初中毕业后都会进入Omega特别学校,在这个学校里可以一直读到大学毕业,在此期间经历第二性成熟。成熟时,O将会被安置在非常舒适的环境中以便于放松心情,同时由年长而有经验的B为Omega注入抑制剂,并且温柔地陪伴O度过第一次发情。

乌间老师表示很棘手,杀老师表示没问题我相信业君!他一定没有问题的!

乌间老师冷笑:我信得过一个Omega,但是我信不过4个Alpha!


那天赤羽,矶贝和潮田在资料室整理下一次任务的资料。

一切都很好很和谐,三人虽无话但彼此默契,房间里只有键盘和打印机工作的声音。

第一个察觉到不对的是潮田。

他开始觉得空气有点闷热,身体有些躁动不安。但是基地内部的空调由小律负责,除了有特殊要求的房间外,基本保持在令人舒适的常温。

他抬起头望向另外两人,矶贝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笑着问,“怎么了小渚?是不是累了?休息一下吧。”

无论脸色还是呼吸都非常正常,那么只有自己感觉到热?

可怜我们年轻的A压根就没有亲身体验过发情的O对自己会产生的影响,一向灵敏的脑子转了好几个弯才察觉到不对。

两人一转头,发现赤羽面色潮红,正在用深呼吸来平息身体内的骚动。

哦我的天!!!!

潮田和矶贝就瞬间悚了:赤羽的第二性成熟了!!哦这尼玛他竟然真的是O!!【喂】

一旦意识到这是一个甜美的O第一次发情,潮田体内A的本能就像出笼的野兽一般开始失去控制。他的肌肉开始紧绷,A的信息素开始无意识地填满整个空间,巨大的压迫感让矶贝这个B也能清晰感受到。

“唔……”

潮田的信息素就如同麻药让赤羽一阵失神,轻轻呻吟了一声。

这一声如同鞭子一样抽在潮田的身上,他猛的清醒,身体迅速弹起后撤,将自己紧紧贴在墙壁上,力求让自己离赤羽远远的。

“把他弄走!!”潮田冲着矶贝大喊,“送他回自己的房间!!通知乌间老师和杀老师!!”

矶贝回神,立刻上前一把将赤羽从椅子上拉起来——赤羽已经有点脚软了——此时也不管粗暴与否,一把将赤羽扛上肩头。

“我说,你们资料还没——”

此时紧闭的资料室大门打开,一个大嗓门嚷嚷着进来。

潮田的瞳孔一阵紧缩:最坏的状况出现了——又一个Alpha!


寺坂一进入这个房间就觉得不对。

一阵无法言语的甜美香气【似乎是草莓?】随着门的打开溢出来,他从没有闻到过这样香味,这股香味似乎顺着毛孔钻进了他的身体,微微挑逗着他,唤醒他身体的欲望。

这是什么……

接着入目的便是扛着赤羽的矶贝,紧紧贴着墙壁的潮田。

而那美妙的香气似乎……似乎就是从赤羽身上传来的……

寺坂抽了抽鼻子,步入房间,他紧紧盯着赤羽,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泛出野兽一样的凶光。

矶贝被他凶狠的目光惊到了,哦我的天A在面对O的时候还真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嘛?!

他扛着赤羽后退两步,喝道,“寺坂,不许过来!!”

眼角一扫,矶贝发现潮田也站直了身子,面上和善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面沉如水的青年就像还没有出鞘的刀,笔直又冰冷。

矶贝班长几乎要哭:我的天……

如果有数位A撞上正在发情的O,那么A们的第一要务将由【占据这个O】转变为【弄死这些A】!

大自然长久以来,强者才能获得交配和延续后代的权利这一点,完美的被Alpha继承了。


在E的4位A中,如果潮田属于【完全看不出他是A】,那么寺坂就属于【一看他就是A】。

A在第二性成熟后会再次生长,在初中时就相当高大的寺坂如今身高更是逼近2米,高大宽厚的如同一座炮台,再加上凶恶的长相,非常有震慑力。

如今为了争夺赤羽,寺坂本来就不理智的大脑立刻被本能占据,面对潮田肆无忌惮地开始释放不友好的信息素。

矶贝敏锐地察觉到抗在肩上的赤羽开始轻轻颤抖,体温也开始逐步上升。

被夹在两个A强大气场中间的B哭丧着脸祈求道:老天啊请保佑小渚还能保存理智吧!

潮田不负重望,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依旧勉强开口,“带着他走,我拦住寺坂。”

此话一出寺坂再次把注意力移到矶贝身上。

他就如同是行走于沙漠的旅人,而赤羽是唯一的一片绿洲,是唯一可以安抚他焦躁不安的身心所在,谁敢动这片绿洲他就弄死谁!

矶贝下意识地绷紧身体,一手牢牢按住赤羽,一手摸向后腰的匕首……

绝对不能让赤羽出事,绝对不能!

就在这时寺坂突然发难,山一样的身体直直地向矶贝撞了过来!

矶贝大惊,扛着赤羽迅速移动,不能和寺坂面对面对抗,一定要找机会离开这个房间。

面前一道黑影闪过,潮田身为E最优秀的暗杀者,动作轻巧敏捷到令人咋舌,现下正毫无征兆地从侧方突出,飞起一脚踢向寺坂的侧腰!

“走——!!”

趁着寺坂一瞬间的愣神,矶贝扛着赤羽连滚带爬地冲出了资料室。

资料室大门轰然关闭。


当乌间老师和杀老师带着竹林扛着担架冲进资料室时,想象中两人互殴致伤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资料室只是翻了几张椅子,两人各自占据一个房间角落,看上去非常冷静,潮田甚至举起手冲乌间老师挥了挥。

“……你们,没事吧?”

乌间迟疑着走进房间,按理说,两位A一位O,更何况两位A年轻气盛,第一次感受到来自O的甜美吸引,应该斗个不死不休才是正常的。

寺坂看上去没有好脸色,不过精神状态也非常稳定。

“那个什么O的信息素,还真是不得了啊。”他挠了挠后脑勺,“我感觉像是嗑high了一样。”

杀老师大惊,“寺坂同学你怎么知道嗑high了是什么感觉?!你背着老师嗑药吗?!”

“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啦!!比方!!”

潮田乖顺地任由竹林上前对自己进行身体检查,“我没事……倒是寺坂君被我踢了一脚……业君怎么样了?”

“已经送回他的房间了。”竹林推了推眼镜,“房间里已经注入了镇定剂,小律也给他注射了抑制剂。现在已经进入睡眠状态,应该很快就会度过发情期。”

“老师为你们感到骄傲!”杀老师拍了拍寺坂的头,“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行为,相当了不起哦。”

潮田微笑,“呀……毕竟那是业君啊……”

“哦哦就是这份为同伴着想的心!老师太感到了!”

寺坂露出了【你在说什么呀】的表情,“拜托,那可是赤羽哎!要是真的对他下手的话,不是分分钟把我们碎成片啊?!”

乌间:……

杀老师:……

竹林:言之有理。


所以说,Omega是赤羽业真的是太棒了!【握拳

end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