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一条鱼

【千百】我让最想被拥抱的男人给威胁了

我一直一直超级想看这个梗的,但是都没有太太写(捶地

那我就自己来,撸袖子

Yuki那么性感,肯定登上过最想被拥抱的男人排行吧,我就这样设定了

关于文中日文的称呼,我查了一下,桑其实是用途很广的一个称呼,比较正式,但是相熟之人使用这个词就会显得有距离感。我就写成敬语了,其实好像不是?请大家不要深究,千万不要深究……

ooc那是肯定的,一如既往的白开水一样的文笔,感谢不嫌弃的各位。

看过了百载无穷的小说,里面提到了改变称呼这个情节,请以小说为准,我这个是不准的!不准的哦!以小说为准哦!

那么请





momo带着口罩,东张西望了一下,这才满怀期待地翻开了杂志。


拜托了,一定得是第一名啊!!


他闭起眼睛,心中非常忐忑,心态上非常像翻开成绩单的学生——还是成绩不好的那种,原因无他,今天是最新一期《最想被拥抱的男人》榜单出炉,而这次评选,Yuki也出现在了候选人中。


虽然在momo心里,Yuki桑必定是最最最性感的男人,没有之一,但是现在Yuki桑的这份性感能被普罗大众所认可,想想都令人激动。


他先是睁开了一条缝,然后瞥见了搭档那标志性的银灰色头发——哦!!


第一名果然是Yuki桑!!


momo激动地差点跳起来。


Yuki的照片占据着一大块版面,照片中的他身着白色衬衫,和后面的几位不同,他这一身非常严谨,连衣领扣子都扣到了最上面一个。他侧着脸,神色冷漠,一只手伸向前,细长的手指微曲——


就像是一位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从手指尖精致到了头发丝,傲慢又矜持地等待着他人来向他行礼。


momo啪得一下捂住自己的小心肝,激动得不能自已,差点尖叫出声:呜呜呜,Yuki桑也太帅了!


他恋恋不舍地又多看了照片两眼。随即把杂志放了回去,拿起了一本全新的揣进怀里打算拿去结账。


Yuki桑,果然是全天下最性感的好男人!



全天下最性感的好男人正冷着一张脸,抱着双臂坐在事务所的会客厅里。


Yuki不悦的时候气势惊人,连身边的温度都低了好几度。事务所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敢来惹这位祖宗,奔走相告去找冈崎。


冈崎闻声而来,开了一半的会都顾不上,急急忙忙地推开门——


“Yuki君,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办法,现在他们这个小事务所最能拿得出手的偶像就是R2了,其中又以Yuki的人气最高,当然了,冈崎对momo也充满信心,只是这个孩子的优势需要长时间铺垫才能被人发现。


按理说今天没有工作,Yuki君这种家里蹲应该是不会出门的,既然都跑到事务所来了,说明情况很严重啊。


如此一想,冈崎立刻紧张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Yuki君请不要客气,我们尽力帮你解决!”


“嗯。”Yuki仿佛就是在等这句话,他高傲地点了点头——一副既然是你们要求的那我就说了的臭德行,说道,“是momo。”


“momo君?”冈崎顿时放松了下来,他松了一口气,“你们又吵架了?不是我说Yuki君,不要总是惹momo君生气啊……”


“等一下。”Yuki伸出手截住了他的话,“为什么吵架就一定是我的不对?”


“因为momo君是个好孩子啊?无论怎么样都会退让吧?”


“呜……”Yuki屈尊回忆了一下每次争执的起因经过结果,不得不承认确实是momo退让的情况比较多,不过话说回来也不是每次都怪自己啊,有的时候momo也会任性,啊,虽然也很可爱就是了……


不对!


“我们没有吵架。”


于是话题被拉回来。


“今天早上,momo在出门前叫我起床……”


冈崎预感这会是个漫长的故事,于是倒来了两杯茶,顺口问道,,“momo君今天也出门吗?”


“说是要去打工。”


“momo君还在打工挣钱?”冈崎闻言有点担心,“是生活上还有困难吗?你们现在也有名气了,打工还是暂停一下比较好哦?否则momo君也太劳累了。”


Yuki叹了一口气,“我之前也是这样说的,但是momo说再有几天就发工资了,还是等发完工资再辞职。而且这家店老板总是让他带一些临期的食物回家,他觉得贸然辞职有些失礼。”


于是两人又是一阵感慨:momo(君)真是个勤劳的好孩子啊……


不对!并不是要说momo打工的事情啊!


话题又被拉回来。


“momo来叫我起床,叮嘱我一定要吃早饭……”


“啊,莫非是早饭不合口味?”


“那倒不是。早饭是momo亲手捏的饭团,饭团上还用梅子做成了眼睛,非常可爱。”Yuki掏出手机打开了相册,“我还拍了照。”


冈崎凑了过去,雪白的瓷盘上,两个胖乎乎的饭团上点缀了一双眼睛,看上去憨态可掬,边上还切了小番茄,摆上生菜作为装饰。


“哦!真的很可爱呢,momo君的手真巧呢。”


“据说是打工时练就的手艺呢,除此之外还有一碗土豆色拉,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调味的,非常可口……”


不对!也不是要说早饭的事情啊!


话题再次被拉了回来。


“咳咳,”Yuki清了清喉咙,暗示冈崎不要再打断他了,“总之!我没有起床,于是momo再三叮嘱我不要睡太久,一定要起床吃早饭以后,就跟我告别了。”


“他说,”Yuki惟妙惟肖地模仿着少年活泼开朗的声线,“‘我出门啦,Yuki桑’。”


冈崎嗯嗯嗯地点着头,发现Yuki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眯着眼睛不满地看着他,这才后知后觉,“这、这就没有了?”


Yuki哼了一声,“就这样。”


冈崎再三思索,苦思冥想了半天,最后决定鼓起勇气,“所以,你生气的理由是……?”


Yuki一字一顿,“他竟然叫我,‘Yuki桑’。身为我的搭档,竟然对我使用敬语?!”


冈崎:……


Yuki越想越火大,他用指尖烦操地点着桌面。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在他和万还是地下乐团的时候,momo就能轻松地和任何人打成一团,他可以自如地和乐团成员打交道,可以和舞台工作人员称兄道弟,甚至和万也能亲密地聊上几句。


唯独遇到自己的时候,他会远远地逃走,甚至都不敢正眼多看自己。


Yuki后知后觉地问道,“我很难亲近吗?”


冈崎面无表情:哇,你终于发现了。


然而我们的好经纪人面上还要安慰,“当然不是了,你也知道momo君一直都是你的粉丝,始终都把你当做自己的偶像来看待,会那么恭敬也是自然的。”


“可他现在是我的搭档啊。”Yuki有些低落,他回想起早些时候的艰苦,俩人吃了不少苦,互相扶持走到现在,明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是momo还像当年那个羞涩的大男孩,和自己仿佛隔着又深又远的天堑,“他本来应该是这个世界上,与我最亲近的人啊……”


“呃……Yuki君?”


“好!决定了!”Yuki从沙发上站起来,下了很大决心地说道,“今天晚上我就要和momo谈一下这个问题!”


“等等等等一下!”冈崎跟着立马跳了起来,“先不要着急啊Yuki君!不如先交给我怎么样!让我先和momo君谈一谈!”


Yuki眯着眼睛看过来,思索了一下。


“也好,他对你可能会自在点。”一想到这里,Yuki隐隐又有点火气上头,“总之!你一定要好好和他谈一下!”


冈崎一边抹掉自己的额头上的冷汗,一边满口答应,“没问题!交给我!”



下午的时候接到了momo的短信,说是冈崎要和自己谈工作上的事情,所以晚上要晚一点回家。


Yuki简直心花怒放,到了晚上,他一边带上围裙开始准备二人的晚饭,一边想象着今天晚上momo回到家里,站在门口,低着头不敢正眼看自己,他可爱的脸蛋会因为害羞而红扑扑的,第一次改口他一定会不安又犹豫,然后磕磕绊绊地叫出自己的名字:


“Yu、Yuki……”


一想到这里,Yuki甚至开心地哼起了歌。


晚上炖番茄牛腩好了,momo很喜欢用这个拌饭吃呢,再烤上两个焦糖布丁……


门口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


是momo回来了。


Yuki赶紧擦了擦手,赶紧从厨房出来,打算迎接来自搭档第一声甜美可爱的呼唤。


“我回来了。”momo坐在门口正打算换鞋子,看见Yuki过来便扭过头和他打了一声招呼,接着低下头去松鞋带,“Yuki桑在烧什么呀?好香。”


Yuki的脸色顿时黑了下去。


Yu、ki、桑?!


momo完全没有看到搭档难看的脸色,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对了今天老板送了我橙子哦,吃完饭我们一起吃了吧?”


Yuki勉强笑了一下,“好,momo先洗手吧,晚饭马上就好了。”


“呜哇!超期待的!”


Yuki兀自把兴高采烈的momo丢在客厅,自己回了厨房,拉上门,掏出手机,恶狠狠地拨通了自家经纪人的电话。


冈崎估计等着这通兴师问罪的电话,飞快地接了起来,“Yuki君,我已经尽力了。”


Yuki阴恻恻的,“说好了全交给你呢?!”


冈崎抹了一把辛酸泪,“momo君这个孩子,太忠诚太热心了,我劝不动啊!”


Yuki莫名其妙,“哈?”


“我不敢再劝了,再说下去我害怕神明大人会出现。”


Yuki一头雾水,“哈??”


“总之,果然还是Yuki君亲自和他谈一谈会比较好吧!加油哦!”


电话被挂断了。


Yuki瞪着电话,顿时感觉自己的经纪人胆儿真是肥了,竟然敢挂自己的电话了,了不起。


没问题,Yuki一边把番茄牛腩盛出来一边想,这种事只要开诚布公地谈一下就好了,momo那么善解人意,又乖巧又听话,一定能解决的。



善解人意,又乖巧又听话的momo脸色一下就变了,“直呼姓名?!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Yuki:……


“为什么?”Yuki放下筷子,完全不能理解搭档的想法,“我们之间应该不需要那么生疏的称呼啊。”


momo恍然大悟,“我就说今天小冈崎为什么突然叫我去事务所,原来是Yuki桑!”


“不要岔开话题。”


可能是Yuki的语调有些严厉,momo紧张地缩起肩膀,像小猫一样小声地呜咽了一声,“呜!”


Yuki立刻懊恼了起来,“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他叹了一口气,“抱歉,是我太严厉了,才导致你无法亲密地称呼我吗?”


“不不不!”听到Yuki的道歉,momo反倒愧疚了起来,“不是这样的,是、是我的问题!”


Yuki探究地看着他。


momo犹豫了一会儿,他甚至绞起了手指,“因为在我心里,Yuki桑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人啊……”


“Yuki桑知道的吧,我之前,因为伤痛不得不放弃足球。那个时候我很颓废,晚上睡不着,白天无法咽下食物,总之整个人都很糟糕。”


“姐姐很担心我,就叫我和她一起去看Re:vale的演出,散散心之类的。”


舞台上无比默契的两人,欢呼,掌声,音乐,灯光,挥洒的汗水,无数的尖叫,那么耀眼,那么的……触不可及……


那生机勃勃的生命力,能够换来全场欢呼的表演,给了他重新站起来的力量,


“万桑和Yuki桑,拯救了当时无药可救的我,是我的神明大人啊,是绝对不可以那么随便对待的人!”


啊,出现了,神明大人。


“可是,momo……”


“不行不行不行!我做不到的!”momo一把捂住自己的耳朵,摆出了不听不听的模样。


什么嘛,打死也不听男友解释的娇蛮女友吗你?


Yuki考虑了一下,他站起来,走到了momo的身边,单膝跪下。


他拉起momo的手,轻声道,“那么,momo桑。”


momo吓得倒抽一口冷气,从座位上跳了起来,“YuYuYuYuki桑?!”


Yuki按住他的大腿,把他按回位置上,他清了清喉咙,“在万消失的那段时间里,我很颓废。”


“你知道的,我很不擅长人际关系。但是为了找到万,我可以去向任何一个人打听,家里蹲的我跑遍了所有我熟知的角落,但是依旧一无所获。”


momo心疼地蹙起眉尖,“Yuki桑……”


“那个时候的我糟糕极了。我写不出歌,也完全没有灵感。如果写不出歌,那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这样想着的我,一度决定放弃自己的生命。”


“然后你出现了。你那么的认真执着,无所畏惧又死皮赖脸,”说着说着,Yuki笑了起来,“你打动了我,鼓励了我,拯救了差点放弃自己的我。”


刚刚被评选为最性感的男人单膝跪地,他轻柔地捏着momo的指尖,低下头虔诚地亲吻了他的手背,然后发挥了自己优秀的演技,深情又专注地说道,“momo桑就是我的神明大人啊。”


momo:……


哦豁,这就是传说中的white out,还蛮有趣的嘛。


momo的white out大概持续了5秒,然后他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这回Yuki没按住),赶紧伸手去扶,“Yuki桑快点起来!”


“momo桑。”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用敬语称呼我!!!!”


Yuki耸了耸肩,“好呀,但是momo桑也不要用敬语称呼我。”


“不不不,这是不一样的。”


“momo桑。”


momo崩溃了,他抱着自己的头恨不得撞死自己,“求你了,我要死了……”


Yuki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


momo唰一下抬起头,只要不要使用敬语,叫什么都可以,他充满期待地看向Yuki。


“你给我取个昵称吧,这样我就不实用敬语。”


“哎?”momo一时呆愣住了,“昵、昵称?”


“对啊,我们是搭档,用昵称很正常吧?”


“啊,呃……这……”momo一时无法想起什么昵称,于是胡乱说了起来,“那个,Honey?Sweety?darling?”


“哦?darling吗?”Yuki伸出手指轻轻勾起momo的下巴,带着一些狎昵地低声笑了起来,“不愿意直呼我的姓名却称呼我为darling呢,真是个坏孩子*。”


momo:……


white out真的还蛮有趣的呢。



隔天,冈崎刚进事务所,就发现众人聚在一起嘀嘀咕咕。


“啊,是冈崎君来了!”


冈崎推了推眼镜,“怎么了?”


“是Re:vale啦。”


冈崎顿时心吊到嗓子眼,“发生了什么事?吵架了吗?”


众人让开一个位子,让冈崎可以凑到办公室门口,办公室里,Yuki气定神闲,momo一脸通红。


“momo。”


“D、Darling……”


冈崎:……发生了什么?


“再叫一遍,自然一点。”


momo憋红了脸,声音细小,“Darling。”


“继续啊。”


“请不要戏弄momo酱了……”


“这可不是戏弄,是昨天momo亲口答应我的啊。”


“Darling!”


“哦不错,就是这个气势。”


冈崎转过身,面无表情地打开企划书:干脆就让他们以夫妻梗为卖点吧,嗯,就这样决定了。


至于momo是怎么样才能毫无障碍地直呼Yuki的名字,那又是另一个小故事了。



end


*:不直接称呼名字而是以甜心等词汇来代替的人很有老流氓的资质,因为在床上不会叫错名字(笑)。


评论(8)

热度(200)